乌鲁木齐:一条小河旁的美丽的地方

www.ts.cn 天山网   2013年07月04日 16:44:50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乌鲁木齐是位于一条小河旁的美丽的地方,四周有群山环抱。城东的山脉看起来格外壮丽,巍巍高山首尾贯连,绵绵不断,博格达峰的白色顶端映衬在群山之巅。当地的人口约有8万,就中国城市来说,这是管理得最好、最整洁的城市之一。

    乌鲁木齐曾是准噶尔部的要塞,它有过一段血腥的历史。准噶尔部的战斗部落对清王朝的反叛一直持续到十八世纪中叶,后来清军重新占据了准噶尔部的驻牧地,南起天山山麓,北到阿尔泰山和塔尔巴哈台山下的广袤草原——所谓各民族的大门,当年蒙古人的铁骑就是从这里向西方滚滚而去。

    休息两天消除了疲劳之后,我开始了对地方行政高级官员的轮流拜会活动,总共有八位。总督是一个瘦小的满人,举止轻松,行动敏捷。他有一个古怪的习惯,就是好打哼哼,特别是在表示一般性的客套话时总喜欢讲一句哼一声。这也许是他在北京从小养成的一种习惯。总督笑着告诉我,我开始的时候叫马达汉,后来到了固尔扎渐渐演变出了“玛努厄黑姆”的发音。藩台,最高财务官,我发现他是个挺有趣儿并很熟悉欧洲情况的人。别人说他是全省敛钱最狠的,但他毕竟有一个年老的母亲!这种情况可以解释一切:因为母亲死后,他必须辞去官职,服丧三年。其他官员都是特别客气、特别有教养的人。

    我还拜访了端王载漪,他曾经是义和拳叛乱的领袖人物之一,已被终身放逐到乌鲁木齐。很难想像,这样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怎么会牵涉到一场旨在杀害在华洋人的运动中去呢?端王邀请我到他郊外的别墅用午餐,我们在树林和灌木丛中吃饭感觉很清凉。我在他陪同下参观了附近的弹药厂和造币厂,这两个厂共用一个厂房。弹药厂的机器停着,据说生产第一批弹药时每天只产50颗子弹!造币厂曾铸造过银币,准备逐渐用来替代现在流通的盖有大印的“银票”。那些布银票是用油浸过的,这真是一种作弄人的处理方法。这种银票不是政府发行的,而纯粹是私人商行的契约,几乎毫无价值。如果你想配备一些各地通用的支付手段的话,那就得找这样一种银块,这种银块正是用作通货的,它的样子可以稍微发挥一下想像力形容,像只船(银元宝——译注)。这种银块可以根据需要铸造成小一点儿或大一点儿的银块。中国商人称起银块来非常精确。零钱则是市面上流通的带有眼的铜钱,通常按一定数目用线串在一起。这种通货相当沉,带在身上很不方便,因为即使一个小数目也得需要好几个男子来扛。

    当地这八位官员一起来回访时,领事馆的院子里停满了各种各样的马车和轿子。官员与官员之间总是存在着一种明显的礼规。年轻的永远不会损害年长的利益;在排座位或出门时,这种先后次序的排列决不会出现片刻犹豫。

    在推行新政方面,省府自然比别的地方可以看到更多的成果,对军校和教育的改革成绩显著。已经开办了军官训练班,不久三年制的士官学校也将开办起来。如此这般,所谓“陆军教导队”已经按照直隶府的教导团模式组建起来。尽管演习中可以看出已经吸收了满洲战争的教训,但军事装备却还是老式的。我也有机会参观了几个初等和高等小学,这些学校里明显地缺少师资和教学器材。人们则更乐于谈论铁路计划和据说天山山脉蕴藏着的大量的矿藏资源。(摘自《马达汉新疆考察纪行》)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今日新疆网 责编: 王曼丽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