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木的清晨

www.ts.cn 天山网   2013年07月05日 12:03:57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每次抵达禾木,都是在夜幕时分,以至于每次看清禾木,都在清晨。无论哪一次来,这个被《中国国家地理》评为中国最美的六大古镇古村之一、被誉为“神的后花园中的自留地”的地方,都在不知不觉中被改变着。其实,若抛开那些笼罩在禾木上空的光环,我更向往那个埋藏在图瓦人往事里的、不为外界所知的禾木。所以在我眼里,只有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新的一天开始时,应该最接近禾木的原初。

    当太阳升起的瞬间,禾木的沉睡被打破了。首先是刚刚落过雪的哈熊山上银光闪闪,光线依次铺展开来,先是山头,再是山腰,这时山上的胡杨和松林也随着阳光的浸染而错落有致,随山而动。一点一点,远处的近处的山都慢慢地洒上了阳光,然后是山脚下那些尖顶的小木屋,阳光所到之处,原色的木屋都变成了灿烂的金色,不知哪家勤快的主妇已到了灶头,因为炊烟已袅袅飘散在屋子的上空。

    这些尖顶木屋整齐地排列在山脚下,翻过一个山坡才发现别有洞天。山坡上的木屋更多,横着的竖着的栅栏,围着宽大的院落。信步走去,空气中散发着新鲜的青草气息。院里的牧羊犬站起身来,抬头看看,转头朝着牛圈的方向去了。其实,这里的牧羊犬很多,可对于我们这些陌生的过客却从不发出叫声。因为头一天这里刚落过雪,所以清晨的禾木可以称得上有些寒冷。这家的主妇穿着小棉衣,戴着帽子和围巾,提着一桶水进了屋子。

    沿着主妇的来路,这满是牛粪湿润的牧道,往下走50多米,远远就听到潺潺的水声,禾木河的水仍是那般清冽地流过,在这个清晨发着幽蓝的光。说起禾木河,倒有些感慨,因为任何一条名扬中外的大河,应该都由这些小河流汇集而成。禾木河也源自于阿尔泰山脉,它和在其北面的苏木河、南面的苏木代尔格河,在冲乎尔的乌鲁克齐汇集成布尔津河,最终汇入了额尔齐斯河中,浩浩荡荡地奔向北冰洋。所以在禾木,作为布尔津河的初源——禾木河,是当地人们生活中最不可缺少的生命之源。也因此,禾木才能水草丰美、牛羊众多。

    你看,一些牛儿悠闲地走向自己熟悉的山脚下的草场,只有牛妈妈们三三两两站在圈内,因为小牛正等待着哺乳呢!这时候,一位中年主妇提着挤奶桶走近它们,她将奶桶搁在牛妈妈身下开始挤奶,只见白色的乳汁蒸腾着热气,“刷刷”地喷进奶桶。被赶开的小牛不愿意了,也挤进妈妈身下,挤奶主妇只好摇摇头,提着奶桶找下一个牛妈妈去了。原来这头牛妈妈的奶,早被小牛喝光了,挤不了多少奶了。

    这样温馨的场景是禾木清晨最常见的画面,因为清晨的禾木最接近这里人们生活的原初。在这之后,白天喧闹的脚步就会一点点临近。

    清晨8点,禾木的一天开始了。站在高高的山坡上,禾木的天地因为阳光的铺展全都亮了。在这种耀眼的光中,在一个木屋边上,听得见劈柴的声音,以为是哪家的男主人在为女主人准备柴火呢。未曾想,走近前却看到的是一个穿着一身迷彩衣的小男孩。

    小男孩对于我这个陌生人的到访,毫不惊讶,继续着手中的一切。他将一截木头支在屋边台阶和土地中间,举起斧头,狠狠劈下去,可能是木柴太厚,也可能是力气有限,一斧子下去,木头没被劈开,反而弹得跳了起来。可小男孩并不气馁,再将木头摆正,一下两下三下……木头终于被劈开了。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伊犁晚报 责编: 王曼丽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