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峪沟的原始黄金馕

www.ts.cn 天山网   2013年07月15日 19:53:11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

    馕是新疆人独有的食品,也是新疆人日常生活中离不开的最最普通的食品。新疆馕的品种从馕的内容上区别,有油馕、奶子馕、肉馕、苞谷馕、高粱馕、葡萄干馕、果酱馕等等,真可谓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从形制上区别,有带窝窝的“格吉德”馕、有像车轮一样大的“艾曼克”馕,也有像鸡蛋一样小的“托喀西”馕,还有做成花状、葡萄形的“西克曼”馕,形形色色的,既好看,又好吃。

    一位诗人在一篇名为 《不可磨灭的馕》中这样写道:“无论在多么繁华的时代,在多么寂寞的小巷,在伊斯坦布尔,在伊犁,在乌鲁木齐二道桥或者在喀什噶尔,馕总是朴素地微笑着,带着古典温和的香气。”

    说起馕的朴实与古典,当属吐峪沟的馕了。吐峪沟的馕很纯粹,原料就是面、盐、水这三样承担起生命需求的最基本元素,从外观上看没有一点点缀,不像南疆或是城里的馕上面撒有芝麻、皮亚子,抹着蛋清、蜂蜜之类点缀的表面物品。它朴实得除了面就是看不见的盐和揉进面里的水。吐峪沟妇女打的馕,其面目与吐峪沟的古朴环境极为协调。不知道是火候的关系,还是水和盐的比例关系,她们打出的馕都带有自然的龟裂,像村里的一道老墙,像干涸的涝坝坝底,还像百岁老人的皮肤。当你在咀嚼它的时候,如同在回味历史。

    我在吐峪沟居民爱比布罕家住了六天,她就打了两次馕。只要家里没有馕了,她的心里就不踏实。她还时常为鄯善县城的巴扎加工一种苞谷馕,美其名曰“吐峪沟原始黄金馕”。实际上就是用葡萄藤烤出来的苞谷面馕,如拳头一样大小,黄灿灿的,像一个个金元宝。装在漂亮的包装盒里,贴上 “吐峪沟原始黄金馕”的标签,馕的价值一下就攀升了几倍,成了继乌鲁木齐阿不拉的馕之后又一个独占鳌头的新馕品牌。这种馕打着“吐峪沟原始”的品牌,当然是吐峪沟妇女用最新鲜的苞谷面加工出来的。而且它不像阿不拉的馕有那么多的分店,你想吃,只能在鄯善县城的巴扎上和鄯善火车站才能买上。

    我喜欢看爱比布罕打馕,从和面到揉面,从贴馕到烤馕,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环节,她都做得如此优雅自得。每次爱比布罕打完馕之后,她家的房前屋后都弥漫着香气。在馕坑前吃一块刚出炉的馕,那种美妙的感受既是不可磨灭的,也是不可言传的。

    “馕知道自己是最好的。不管这个世界出现了多少五花八门的食品,馕都是最真实可靠的粮食。”这还是那位热爱馕的诗人在《不可磨灭的馕》的文章里给馕的总结发言。吐峪沟人也有这样一句谚语:“异国他乡的一只烤全羊,不如家乡的一个热馕”。从某种意义上讲,馕既是物质的食粮也是精神的食粮。吐峪沟人结婚的时候,母亲总要拿两个敦敦实实的馕,在新人头顶上绕三圈,以示祈祷祝福,让他们的生活永远有馕相伴。吐峪沟人去麦加朝圣的时候,身上必备两样东西,一是馕,二是葡萄干。只要有这两样东西,就能满足机体里所有的需求。无论他们走多远,最后都能回到故里。

    “最好的工作是放羊,最好的休息是呼浪,最好的饭是馕。”这句在吐峪沟广为流传的顺口溜,无不体现出当地人自然而平和的心态。如今吐峪沟出品了原始黄金馕,妇女们找到了比放羊更好的工作。只要保持住“吐峪沟原始”这一品牌,馕坑里就能掏出黄金来。在喀纳斯沿途山谷里,常常可以看到孤独的毡房,它像一个个光洁的白蘑菇长在润泽的草地上,显得寂静而安详。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天山网 责编: 李俊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