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寂寞火洲令

www.ts.cn 天山网   2013年07月15日 20:05:12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人讲,新疆不是一个温婉和含蓄的地方,有的,只是极端和决绝。开始我不信,看多了宣传画册上或浓墨重彩,或似水柔情,或艳丽简约的新疆风光照片,总觉得那里风光如画,纯净超美。能给疲惫的旅人以最温柔的环抱,休憩心灵,卸下烦恼。

    但事实上,当我开始此行第一站,站在火洲吐鲁番炙热狂野的烈日下,感受要将皮肤晒爆的如火阳光,费力呼吸着几乎凝固的热空气,目眩神离,摇晃着几欲晕倒之际,开始相信:新疆,火洲,你如此之决绝。

    踏入西域这块土地,从来需要的都是极端的勇气,坚忍和不放弃;即使常年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亦用一种默默的信仰和坚持化作对这片家园的热爱而生存与此。

    张骞出使西域,忍辱负重,颠沛流离,仗义执节,历时十三年,终于回到长安。

    唐僧出征,一心向西,只为取经。穿戈壁,翻葱岭,度雪山,历时十八年,个中艰辛,谁人体会?

    西域这块横贯东西的土地,承载连接东西文明的桥梁使命。每个过桥的人,无不付出巨大心力,有的,甚至,耗其一生。

    我有幸,以古人无法想象的轻松,就站在了这座桥上。但炙热的阳光,干热的空气,将我打倒。虚弱的拖着脚步漫步火洲,我有更安静的心,看周遭世界。

    保持1400多年生活方式不改的土峪沟,在烈日下发烫的火焰山,落日余晖里被搁浅的诺亚方舟——交河故城,面色持重的维族老人,葡萄架下浅笑的维族少女,为我们扯面的女人,无邪的跟着音乐起舞的孩子,肃穆的不给女人进去的清真寺。。。是失落的文明?是毅然的尊严的坚守?我,不得知。。。

    寂寞火洲,我该思念谁?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天山网 责编: 李俊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