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手机报-06.26文苑

www.ts.cn 天山网   2013年08月07日 17:32:28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6月29日 星期六

    癸巳年五月二十二

    §首府天气§

    今天夜间到明天白天,乌鲁木齐,多云间晴,19到28度,风力3级。更多天气情况请关注下一页。

    §导读§

    >做古代的女子怎样

    >美文:花落的声音

    >种了芭蕉又怨芭蕉

    >你要的究竟是什么

    >要学会想他人所想

    §文苑心语§

    人生是自己的,懂得承受的人,就会在看着青春的脚步越走越远时,不会惊慌失措,更不会是(删)郁郁寡欢,而是牢牢捉住时代的脉搏,在分分秒秒间追逐,尽显人生的出色纷呈。

    §美文征集§

    美文共赏,你我共荐。本报《文苑》专刊面向广大读者征集各类美文,内容可推荐、可原创,发送作品至邮箱:1006716140@qq.com,我们将择优刊登。

    §天气预报§

    阿勒泰,晴转多云,14到25度,西北风3到4级;

    塔城,多云转阵雨,16到27度,西风3到4级;

    伊宁,多云,16到30度,风力3级;

    博乐,阵雨转多云,17到28度,西北风4到5级转3级;

    克拉玛依,多云间晴,22到32度,西北阵风4级;

    奎屯,多云间晴,21到31度,风力3级;

    石河子,阴转多云,19到33度,风力3级;

    昌吉,多云转晴,21到33度,风力3级;

    哈密,多云间晴,19到34度,东北风3到4级;

    吐鲁番,多云间晴,28到38度,西北风3到4级;

    库尔勒,微到小阵雨转晴,22到29度,风力3到4级,雷电黄色预警;

    阿克苏,多云有微到小雨,18到29度,偏东阵风3级;

    阿图什,阵雨转多云间晴,21到30度,西北阵风4到5级转3级;

    喀什,阵雨转晴,19到29度,西北阵风4到5级转3级;

    和田,多云有阵雨,17到28度,西风3到4级;

    巴克图,多云转阵雨,15到26度,西风3到4级;

    阿拉山口,阵雨转多云,19到29度,西北风7到8级转5到6级 ;

    霍尔果斯,多云,16到29度,风力3级。(新疆专业气象台)

    §文苑漫步§

    ◇做一个古代的女子如何

    →不用上班的这几天,用一盏小小的紫砂壶沏了茶,看着窗台上自己养的吊兰开的细小的白色花朵,开始胡思乱想。

    做一个古代的女子,如何?

    最好,生在一个书香家院,从小在父母的呵护下学着吟诗作画。还有一个尚武的兄长,偷偷跟着他学会骑马弄剑。住在后花园的画楼上,春光明媚的时候就去院子里捉蝴蝶,秋雨缠绵的日子就倚窗弹琴。对了,院子里还要有一架高高的秋千,夏天的傍晚,去荡起一阵带着花香的晚风,墙里佳人笑。闺阁里的时光,就这么无忧无虑才好,直到哥哥带来他的同窗挚友。

    若做一个古代的女子,我希望我能有一见钟情的爱情,就在垂花门边,就那么惊鸿一瞥,情订终身。

    不必有吹吹打打的喧天鼓乐,不必有繁琐冗长的酒宴仪式,我只要带着父母的首肯和兄长的祝福,与他翻身上马,就此奔进另一片天地。

    我们去杏花村把酒临风,我们去花港观鱼揽月,我们去黄山倚松望云海,我们去大漠纵马舞琵琶……我要跟他走遍天涯海角。归来时,在江南一座小小的青砖小院里,微雨落花,藤萝架下,执手相看,烹茶对坐。

    我用玉兰花瓣泡的水梳洗我的及腰长发,他用黄杨的木梳为我把发髻拢起;我给他舞起长穗的青锋,他击象牙板为我打拍;我给他做精致的菜肴,他与我倒上温热的酒酿;我在轻纱帷幔上绣并蒂的莲花,他点亮满室的红烛看我的红颜;我唱起他写就的“长相思”,他为我轻扫娥眉点绛唇……

    如果这样的日子终有尽头,那么我会留一枚随我一生的玉佩给他,生香的玉石是一个标记,留待我们来生奈何桥上相见相认。

    啊,做一个古代的女子,如何?

    忽然自己就笑了。

    我忘记了女子无才便是德,我忘记了笑不露齿行不动裙,我忘记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忘记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忘记了公婆在上小姑在侧,我忘记了大丈夫三妻四妾,我忘记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忘记了……奈何桥畔还要有一碗孟婆汤。

    呀,做一个古代的女子,到底如何?

    手中的茶已凉了,梦还未醒,于是坐到电脑前连接网络。幸好我是一个现代的女子,可以把这个问题这样来问你。

    你肯回答我吗?

    §美文赏析§

    ◇花落的声音

    →家中养了玫瑰,没过多少天,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了花落的声音。起先是试探性的一声“啪”,像一滴雨打在桌面。紧接着,纷至沓来的“啪啪”声中,无数中弹的蝴蝶纷纷从高空跌落下来。

    那一刻的夜真静啊,静得听自己的呼吸犹如倾听涨落的潮汐。整个人都被花落的声音吊在半空,尖着耳朵,听得心里一惊一惊的,像听一个正在酝酿中的阴谋诡计。

    早晨,满桌的落花静卧在那里,安然而恬静。让人怎么也无法相信,它曾经历了那样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

    玫瑰花瓣即使落了,仍是活鲜鲜的,依然有一种脂的质感,缎的光泽和温暖。我根本不相信这是花的尸体,总是不让母亲收拾干净。看着它们脱离枝头的拥挤,自由舒展地躺在那里,似乎比簇拥在枝头更有一种遗世独立的美丽。

    这个世界,每天似乎都能听到花落的声音。像樱、梨、桃这样轻柔飘逸的花,我从不将它们的谢落看作一种死亡。它们只是在风的轻唤声中,觉悟到自己曾经是有翅膀的天使,它们便试着挣脱枝头,试着飞,轻轻地就飞了出去……

    有一种花是令我害怕的。它不问青红皂白,没有任何预兆,在猝不及防间整朵整朵任性地鲁莽地不负责任地骨碌碌地就滚了下来,真让人心惊肉跳。

    曾经养过一盆茶花,就是这样触目惊心的死法。我大骇,从此怕茶花。怕它的极端与刚烈,还有那种自杀式的悲壮。不知那么温和淡定的茶树,怎会开出如此惨烈的花。

    只有乡间那种小雏菊,开得不事张扬,谢得也含蓄无声。它的凋谢不是风暴,说来就来,它只是依然安静温暖地依偎在花托上,一点点地消瘦,一点点地憔悴,然后不露痕迹地在冬的萧瑟里,和整个季节一起老去。

    §真情世界§

    ◇的哥

    →2008年中秋节,我没有回家,正常上下班。和家人不在一个城市,我也就对节日没什么特殊感觉,自己随便吃了点儿东西,就溜达着去逛街。我从一个商场买了东西出来,大概八点的样子,打车回家。

    路上跟司机聊天,他说他也有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儿。自然,我们的谈话就多了起来,他问我在哪儿上学,什么地方工作,来北京多久了,等等。我琢磨着新买的衣服,美不滋儿地跟师傅贫着嘴。

    最后到家下车时,我正掏钱包,师傅对我说:“别给了,今儿过节,小姑娘一个人在北京也不容易。好好的,别让你爸妈担心就成。”

    ◇撑伞

    →有一天突然下雨,国贸那边很多人没带伞都被淋了。我看到一个跑着的姑娘,就过去说:“我帮你撑伞吧。”我一路把她送到车站。到现在,我们还有联系。

    ◇埋单

    →朋友某天一个人去吃饭,和一对年轻的情侣拼桌。吃饭间,就听那两个人几千几百地在算装修的费用。朋友先吃完出去的时候,也帮他们结了账。后来,他跟我说,他只是特别羡慕这种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小两口。

    ◇两瓶水

    →一般遇到年老的乞讨者,我都会给钱。有一次在家附近,我看到一个老者坐在铺盖卷上,嘴唇干裂,衣衫褴褛。他说,他是来北京打工的。我想给他一点儿钱,但是总觉得不好。于是,我跑了很远的路,给他买了两瓶水。他当时没舍得喝,塞在铺盖卷里了,还一个劲儿地谢我。

    §智慧之泉§

    ◇种了芭蕉又怨芭蕉

    →不久前,我遇到一个旧识。我记得,每次看见他,他都是同样的苦瓜脸和不快乐,十年如一日。“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安安静静过日子,不再为五斗米折腰。”我按捺不住,对他说:“你如果不喜欢应酬,大可以不去。”“唉,这你就不懂啦!我……我做这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忽然又护卫起他最憎恨的事情来。

    事实上,应酬与他的工作并没有必然的关系。我看得出,在他抱怨的时候,他的眼睛炯炯有神,无声地诉说着爱恨交织的情绪。

    我缄默了。就让他爱恨交织下去好了。他只是在为他的无奈找听众,并不期待解决任何问题。真正认了命,就不该有怨言,不是吗?

    从前,有这么一副对子。诗人嫌院子里的芭蕉风来发出沙沙声,雨来滴滴答答地响,吵得人不能静心入梦,便挥毫写下:

    ——是谁多事种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

    诗人的妻子,慧心独具,戏笔完成下联:

    ——是君心绪太无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

    芭蕉可不是你自己种的吗?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种了芭蕉,又怨芭蕉。

    只因一念之差。

    §婚姻哲学§

    ◇你要的是什么

    →我的母亲是个很好的人,自小就看到她努力地维持这个家。

    她总是在清晨五时起床,煮一锅热腾腾的稀饭给父亲吃,因为父亲胃不好,早餐只能吃稀饭。还要煮一锅干饭给孩子吃,因为孩子正在发育,需要吃干饭,上学一天才不会饿。

    每个周末,母亲会把榻榻米搬出去晒,晒出暖暖的太阳香,下午,母亲总是弯着腰,刷着锅子。我们家的锅子每一个都可以当镜子用,完全没有一点污垢。晚上,她努力蹲在地上擦地板,一寸一寸仔细地擦拭,家里的地板比别人家的床头还干净,打着赤脚也找不到一丝灰尘,我母亲是个认真勤劳的好女人。

    然而在父亲的眼中,她却不是一个好伴侣,我成长过程中,父亲不只一次地表示他在婚姻中的孤单。我的父亲是个负责的男人,他不抽烟、不喝酒,工作认真,每天准时上下班,督促孩子们的功课。他喜欢下棋、写书法,沉浸在古书的世界,我的父亲是个好男人,在孩子们眼中,他就像天一样大,保护我们、教育我们。

    只是在母亲的眼中,他也不是一个好伴侣,我成长的过程中,我经常看到母亲在院子的角落中,暗暗无声地掉泪。父亲用语言,母亲用行动,表达了他们在婚姻中所面对的痛苦。成长的过程中,我看到也听到父亲与母亲在婚姻中的无奈。

    在婚姻初期,我就像母亲一样,努力持家,努力地刷锅子、做饭,认真地为自己的婚姻而努力。奇怪的是,我不快乐,看看我的先生,似乎也不快乐。

    直到有一天,我正忙着擦地板时,先生说:“老婆,来陪我听一下音乐。”我不悦地说:“没看到还有一大半的地方没有擦。”这句话一说出口,我呆住了,好熟悉的一句话,在我父母亲的婚姻中,母亲也经常这样对父亲说,我正在重演父母亲的婚姻,也重复他们在婚姻中的不快乐,有一些领悟出现在我的心中。

    “你要的是什么呢?”我停下手边的工作,问着先生,想到我父亲,他一直在婚姻中得不到他要的陪伴,母亲刷锅子的时间都比陪他的时间长。不断地做家务,是母亲维持婚姻的方法,她给父亲一个干净的家,却从未陪伴他。她用她的方法在爱父亲,这个方法是做家务。而我,我也用我的方法在爱着我的先生,我的方法也是母亲的方法,我的婚姻好像也在走向同一个故事——两个好人却没有好婚姻。

    我问先生:“你需要什么呢?”

    “我需要你陪我听听音乐,家里脏一点没关系呀!以后帮你请个佣人,你就可以陪我了。”先生说。

    “我以为你需要家里干净,有人煮饭给你吃,有人为你洗衣服……”我一口气说了一串应该是他需要的事。

    原来我做了许多白工,这个结果实在令我大吃一惊,我们继续分享彼此的需要,才发现他也做了不少白工,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在爱对方,而不是对方的方式。

    自此以后,我列了一张先生的需要表,把它放在书桌前,他也列了一张我的需求表,放在他的书桌前。洋洋洒洒十几项的需求,像是有空陪对方听音乐等。

    这对我实在是一条不容易学习的路,不过比擦地板要轻松多了,而我们在需求的满足中,婚姻也愈来愈有活力。问对方:“你要什么呢?”这句话开启了婚姻另一条幸福之路,两个好人终于拥有了幸福。

    现在,我终于知道父母亲的婚姻为何无法幸福,他们都太执着用自己的方法爱对方,而不是用对方的方式。自己累得半死,对方还感受不到,最后面对婚姻的期待,也就灰心了。既然上帝创造婚姻,我想每个人都值得拥有一个好婚姻,只要方法用对,做对方要的而非自己想给的,好婚姻,绝对是可预期的。

    §心灵鸡汤§

    ◇想他人所想

    →上个世纪30年代,美国航空公司不断收到乘客投诉,反映他们的行李箱经常被弄丢。为此,航空公司不仅需要付出高额赔偿,连信誉度也在不断下降。

    美国航空公司客户投诉处理中心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试图让公司各区域总经理一定要解决好这个问题,但成效始终不大。

    无奈之下,客户投诉处理中心的负责人乔治-道尔只好硬着头皮来找当时的公司总裁拉莫特-科恩。

    “根本原因在于各区域总经理都不太重视这件事,很多人都在敷衍我们。”道尔向科恩抱怨道。

    “这个好办,”科恩在听道尔讲明情况后,说道:“近期请帮我安排一次应对乘客丢失行李的专题会议,让各地的区域总经理来公司总部开会!”

    “这样最好了,由您亲自来抓这件事,他们不敢再怠慢了!”道尔听后兴奋地回应道。

    “不,这件事成败与否,关键在于你,而不是我。”科恩说,“你先摸清他们来总部的航班信息,然后将他们每个人的行李箱在运送途中全都弄丢。”

    “这样不大好,没有必要故意愚弄他们吧?”道尔有些困惑地问道。

    “你照办就是了!”科恩一锤定音,无奈之下,道尔只好照办,将区域总经理们的行李箱偷偷藏了起来,让它们“神秘”失踪。

    会议报到的当天,来到总部的区域总经理们迟迟等不来自己的行李箱,这可把他们急坏了,因为很多重要物品和文件都放在里面。于是他们开始不停地给自家的航空公司打电话,但得到的回应均是:“我们也找不到。”

    最终,区域总经理们只好无比气愤地去街上重新购买必需的用品。当然,第二天的专题会议也开得非常成功,回去后他们便开始狠抓此事,很快,客户投诉处理中心接到丢失行李箱的投诉便少了很多。

    直到此时,道尔才佩服起科恩的高招。要想知道别人的诉求,必须要离开自己的座位,去到他们的身边,将自己置于他们的位置,唯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想他们所想,急他们所急。”

    §非常可乐§

    ◇一半减肥了

    →表弟借钱买房,我说:“你上班二年了,存了有多少?”他道:“一分没存。”我纳闷道:“你一个月有3000元的工资,就算你吃得再好也就花去一半,那一半呢?”“实话告诉你吧,”表弟说,“每月我用一半工资猛吃,用另一半工资减肥了”。

    ◇太狠了

    →大学时候在宿舍,一个舍友拿着镜子照自己半天,突然说:“我好帅啊!”另一个答道:“你这种人也太狠了,你连自己都骗。”

    ◇撞人有理

    →甲:“人生本是一次苦旅,幸好撞见你。”乙:“开车撞人还有理了?!”

    展天山新颜,述丝路故事,看大美新疆请登陆天山网(www.ts.cn),手机用户可在安卓、苹果以及塞班系统的应用商店下载“云端读报”应用程序,免费订阅客户端版的《新疆手机报》。

    §本刊编辑§

    编辑:张文君;责任编辑:单晓华。

    §订阅方法§

    新疆移动和天山网携手,倾力打造新疆手机报,发送XJB(大小写均可)到10658000即可订阅,3元/月,每天2条,无GPRS流量费,体验读报新乐趣!详询10086。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天山网原创 责编: 实习生 陈佳佳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