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牛列出裁判8大罪状自认遭误判 向足协申诉

诸强信息 2015-05-20 14:40:52来源:新浪体育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新浪体育讯 今天中午,针对上轮中甲联赛的判罚,青岛海牛足球俱乐部提出异议,正式以书面形式向足协裁委会提出申诉,同时也剪辑出俱乐部认为的裁判误判、漏判的视频证据发送给足协。青岛海牛足球俱乐部在申诉中指出当场主裁判王巍的8次错判、漏判及尺度不一的情况,认为“主裁判王巍的判罚完全左右了比赛的走势和结果”。

  连续两人被罚离场 黄海无奈败走哈尔滨

  5月17日,在2015赛季中甲联赛第9轮哈尔滨毅腾主场对阵青岛黄海制药队的比赛中,当值主裁王巍在哈尔滨国际会展体育中心体育场,在5分钟的时间里接连罚下黄海制药队的万厚良和拉基奇两名球员。

  本场比赛双方上半时战成0比0平,海牛方面认为万厚良的红牌成了比赛转折点。第49分钟,万厚良吃到第二张黄牌,被红牌罚下。仅仅5分钟过后,黄海制药队的拉基奇也吃到第二张黄牌被罚下。9人应战的黄海制药队在2分钟后城门失守。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黄海制药主帅宿茂臻在表扬了队员的拼搏精神后,也提到了有关主裁判王巍的问题,“中国足球需要各方面的努力,球员教练员需要努力,执法者也需要努力,足球从业者需要带给球迷一场精彩的比赛,可惜一些别的因素对比赛干扰了太多。中国足球想要提高需要一个公平的环境。”

  肇事主裁早有前科 曾罚下“不存在”球员

  比赛的主角是球员,海牛俱乐部认为:主裁判王巍却用手中的哨子成功抢戏,将自己“吹”上头口浪尖。无独有偶,不久前的上海德比战,主裁判马宁给申花队出了3张红牌,并在赛后获得好评。舆论认为,马宁的严厉将改变中超球员的粗野作风。足协方面也表示,鼓励严哨。足协树立裁判权威没错,那么问题也就来了。是不是多出几张红黄牌、罚下几名球员的判罚就可称之为严哨?如果裁判在比赛中尺度不一,又如何能树立裁判的权威?

  海牛方面还称,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本场比赛当值主裁判王巍在不久前还闹过一次“乌龙”:将一位没有出现在比赛现场的球员红牌罚下,然后写进了比赛报告。

  中国足协官方上周宣布了《关于对青岛中能运动员刘震理违规违纪的处罚决定》。原因是在2015年5月10日,2015赛季中甲联赛预备队湖南湘涛主场对阵青岛中能的比赛中,根据裁判员报告、比赛监督报告等,在比赛结束后,青岛中能队员刘震理进入场内指责辱骂裁判,造成不良影响,根据相关规定,禁止刘震理参加预备队联赛4场,罚款2万。

  这一处罚决定公布之后,引发青岛中能俱乐部和球迷的一片哗然。因为在5月9日,结束了与湖南湘涛的中甲联赛后,青岛中能门将刘震理当天就返回了青岛,而在第二天青岛中能与湖南湘涛预备队联赛的出场名单中,压根没有刘震理。刘震理在个人社交平台中调侃道:“我也是醉了,一头问号!比赛当天晚上我就回青岛了啊!”

  对于这一乌龙事件,足协有关人士给出的解释是,“无论是裁判、比赛监督还是纪律委员会,都没有认真对待工作,这才是出现问题的关键,这也暴露了我们管理工作存在的问题。”

  裁判工作任重道远 鼓励“嫩哨”代价太大

  海牛方面认为,王巍是一名年轻裁判,之前从未执法过职业联赛,年轻人犯错“有情可原”,不过在中甲预备队比赛闹出乌龙之后,又继续执法中甲联赛,从这个角度来看,足协关于裁判的管理确实存在问题。上任4个月的加拿大籍、中国足协裁判办公室主任刘虎“打破条条框框”的想法没错,不过“培养年轻裁判”就是“鼓励嫩哨”吗?让一场精彩的比赛中不断充斥着错判、漏判及尺度不一,这样的代价确实有点大。

  海牛方面称,在中国足球改革的春风下,青岛黄海制药及其投资人今年年初怀着对足球极大的热情进入中国职业联赛。对于判罚不公,他们感到的只能是伤心、寒心。在全社会都在关注足球时,如何管理好裁判、拒绝嫩哨充斥球场,如何不让球员、投资人伤心,已是中国足协的刘虎们迫在眉睫要解决的问题。

  附:黄海制药队针对比赛的8点申诉

  1.比赛进行到上半时5分钟时,我队27号马龙与对方21号队员合理身体接触并抢下皮球,距离最近的助理裁判判定为合理抢断没有举旗,但主裁判王巍吹罚我队员27号犯规。

  2.上半场比赛接近8分钟时,对方在后场左路有一个非常危险、完全可以得红牌的亮鞋底飞铲,主裁判仅判罚犯规,却没有任何警告,甚至连一张黄牌都没有出示。这次犯规之后,对方的21号卜鑫不知为何将上衣脱去,赤裸上身,我方队员及时向裁判员反应此情况,从主裁判处得到的答复是:“没事。”

  3.上半场约8分30秒,我方5号万厚良在中场附近防守哈尔滨队反击时的一个并不野蛮且力量不大的动作,被主裁判吹罚犯规并得到一张黄牌。但上半时近14分钟时,我方9号拉基奇同样获得非常好的反击机会时,对方故意采取鲁莽战术犯规,将我方9号拉基奇踢倒,主裁判却仅吹罚犯规没有出示黄牌。

  4.上半场刚进入补时阶段时,我方27号插入罚球区被对方守门员扑倒,主裁判视若无睹,没有进行任何判罚。

  5.下半场5分钟,哈尔滨队守门员大脚开球,我方5号万厚良从该守门员身旁经过且背对守门员,对方守门员将球踢出后脚挂到了我方5号身上,裁判员吹罚我方5号犯规并准备出示黄牌。我方9号上前向裁判员解释我方5号是被哈尔滨守门员主动踢到不应被吹罚犯规,裁判员却向我方9号出示黄牌,并执意向我方5号掏出第2张黄牌将其罚下。

  6.下半场10分钟,我方9号拉基奇得到了本场比赛的第2张黄牌,累积红牌被罚下。在此判罚过程中,主裁判竟然错把我方8号当成了9号,向我方8号出示了一张黄牌,被助理裁判提醒后才又给我方9号出示了一张黄牌,很难相信此时的主裁判处于完全清醒的状态。这次判罚导致我方面临9打11的被动局面,并在下半场14分钟被哈尔滨队攻入一球。

  7.下半场19分钟,我方在中前场获得任意球,我方10号助跑准备踢球时,主裁判却吹停比赛向我方10号出示黄牌,理由为“拖延比赛时间”,主裁判判罚落后方拖延比赛时间实在匪夷所思。加之此前罚下我方5号和9号,我方10号也到了本赛季个人第4张黄牌,我方下一轮将面临3名主力停赛的局面。对此,我方替补席向裁判理论,比赛中止长达5分钟,裁判又罚下多名我方申诉人员。

  8.在比赛最后时刻,我方依然没有放弃扳平比分的任何机会,但主裁判仅给了3分钟补时,抹杀了我们最后扳平比分的希望。我方不理解,下半场中断比赛次数如此之多、时间如此之久的情况下,为何仅仅给3分钟补时?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张新军]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