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气度书写历史宏篇

——“克拉玛依油田勘探开发六十年的经验与启示”之五
60年·变化 2015-08-28 11:10:32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资料图

    从理性的角度品读,“超越”并不是一个完全美好的词语。

    它的第一要素是“否定”——

    否定前辈,否定自己。把前辈或者自己通过不懈努力取得的成功命名为“0”,然后,以此为起始点,取既有成就之精华,去过往历程之糟粕,再次起航。

    只有具备了这种超越的气度,创新认识才能得以深入;冒险精神才能得以弘扬;技术进步才能得以持续;坚强意志才能得以葆有。也只有如此,才能实现跨越式发展。

    超越既有成就是一种辩证的否定

    超越过程中的否定,不是片面的否定,而是一种辩证的否定——

    这是事物的自我否定,而不是在外力作用下的结果。一粒种子,发芽、开花、结果的全过程,就是最典型的辩证的否定的过程。每一个环节的出现,都以前一个环节的消失为代价。

    20世纪三四十年代,西方学者宣称“中国贫油”。因为他们认为,只有海相沉积才有生成大油田的可能性,而对中国可能含油区域的勘探显示,没有发现规模较大、较为典型的海相沉积区域。

    但克拉玛依人用实际行动否定了这一论断——

    新中国成立后,克拉玛依人只用了6年零28天就发现了新中国第一个大油田——克拉玛依油田。而克拉玛依油田,却是一个典型的陆相沉积油田。

    不仅如此,60年来克拉玛依在准噶尔盆地所勘探开发管理的29个油气田,全都是陆相沉积油田。如今,它们每年能为国家奉献千万吨以上的原油和三十亿立方米左右的天然气。

    这个导致克拉玛依油田发现的、新的科学理论启示了中国石油工作者——

    在克拉玛依油田发现仅仅4年之后,在曾被日本侵略者勘探并因是陆相沉积而中途放弃的松辽平原上,诞生出了稳产5000万吨原油达27年之久的大庆油田。

    那么,克拉玛依人有没有据此彻底否定西方学者的论断呢?

    没有,恰恰相反,他们再一次的否定针对的是自己的成果——

    他们清醒地知道:从世界范围内来看,海相沉积依然是大油田形成的主体。目前,海相油田产量约占世界石油总产量的90%以上。

    所以,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典型的海相沉积油田——塔里木油田纳入了克拉玛依人的视野。于是,克拉玛依人成为了勘探开发塔里木油田的先锋队。

    不仅如此,从2008年起,克拉玛依人开始向伊犁盆地和塔城盆地进军,因为那里也有海相沉积。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句俗语,往往是用来讥讽某些人的贪婪性。但从另一个角度说,碗里的饭是自己已经拥有的,是已有成果。如果想要吃得更多,必须要尽快把碗腾空,然后继续盛饭。

    这,就是辩证的否定。这,就是超越气度的“戏说”。

    超越权位意识是一种可贵的品质

    我国大力提倡“科学面前人人平等”。

    为什么要大力提倡?

    因为“科学面前人人平等”在我国仍然是比较稀缺的精神。

    但在克拉玛依油田60年的发展史中,“科学面前人人平等”的可贵品质却产生并传承了下来——

    1956年7月,浅钻队的普通职工张汉臣用非常不满的口气直接给新疆石油局党委书记王其人写信,埋怨器材供应的速度不够快。

    王其人将信件交给《新疆石油工人》报,指示必须发表。因为这封信彰显出了钻井工人强烈的主人翁精神和 “早日拿下大油田”的迫切心情。

    虽然写信人的批评并不全都符合实际情况,但王其人的看法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1990年,面对着测试结果令人失望的石西1井,各路专家一度陷入到了矛盾之中。而年轻的现场地质员李平向新疆石油局局长谢宏建言:再打200米。

    抛去行政职务不谈,谢宏是国内知名的石油地质勘探专家,但处在犹豫中的他并没有因为建言者的资历浅、职位低而忽视。经过慎重分析,采纳了李平的意见,发现了石西油田。

    1997年,在西4井的钻井现场,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高级技术专家、新疆石油局副总工程师杨万盛和一名二十多岁的现场工程师就钻井液密度的问题争论起来,小伙子被老专家用道理说服了。

    但在回程的路上,杨万盛猛然醒悟:小伙子的方法更有针对性。于是,他让司机调头返程80公里回到了现场,郑重地向小伙子认错。

    这种“科学面前人人平等”的思想,甚至塑造了克拉玛依人的性格——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石涛]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