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沧桑 坚强意志融化百丈坚冰

——“克拉玛依油田勘探开发六十年的经验与启示”之四
60年·变化 2015-08-28 11:15:53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资料图

    意志,是指决定达到某种目的而产生的心理状态。坚强,就是不可摧毁、决不动摇。

    坚强的意志,就是指为达到目的而具有的毫不动摇的决心。

    党的几代领导核心的建军思想中,“革命化”都是摆在第一位的:要求人民解放军首先要具备“敢打必胜”的决心。

    坚强意志是事业成功之父

    常言道:失败是成功之母。那么,是不是失败一定会孕育成功呢?

    不,一蹶不振的例子比比皆是。

    在从失败走向成功的过程中,可以暂时缺乏物质基础,可以暂时欠缺外界支持,但失败者自身必须始终具备一个精神条件:坚强的意志。

    乌尔禾油田五十多年的勘探历程,经历了三次失败。

    1958年乌尔禾油田被发现后,几年间钻的23口评价井中,只有3口井获得过低产油流。

    依靠那时的技术水平,只能面对这样一种尴尬:不知道黑夜中哪里能有亮光。

    1961年,中共新疆石油局第二次代表大会决议中要求:缩短战线,集中力量,搞清乌尔禾地带成藏规律。这是一项望不到头的工作:未设具体目标、不知技术关键、没有研究思路。科研人员任务只有一项:干。

    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到1983年,乌9井取得突破,获得了八百多万吨的石油地质储量。

    就在这时,石油工业部要求新疆石油局全力进军准东地区。

    与有着亿吨储量希望的准东地区相比,区区八百多万吨储量的乌尔禾油田的进一步研究按要求只能先搁置。

    但科研人员从来就没有搁置过——

    1997年寒冬,一个星期六的深夜。忙完工作的新疆石油局党委书记谢志强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想去勘探开发研究院检查一下安全和节能工作。

    他在路上就看到了,很多办公室还亮着灯。“对安全和节能工作马虎到如此地步!”谢志强怒火中烧,毫不客气地随手推开一间办公室的门。

    但眼前的情景让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落泪了——被吓了一跳的基层科研人员,桌上摆放着油田剖面图、干馕和凉了的开水:“上班的时候要搞上级规定的课题,下班以后应该可以搞没有规定的课题。”

    谢志强第二天一上班就下了一道命令:拨出50万元专款,给一线科研人员发津贴。

    即便科研人员这样干,乌尔禾油田还是“没给面子”——

    投产以后,由于产量低、效益差,2002年年初,必须要以效益优先的新疆油田公司把乌尔禾油田移交出去了,名曰“低效油田”。

    但移交之后没几年,科研人员引入了“岩性勘探”理论,重新解释乌尔禾油田。

    看到了希望的新疆油田公司,在2007年又把乌尔禾油田重新收了回来。

    最近几年的研究证实,乌尔禾油田是与风城油田、夏子街油田“叠合连片”的大油田。

    如果没有半世纪如一日的坚持,如果没有屡败屡战的决心,乌尔禾油田勘探怎能取得今日的成就?

    坚强意志是技术进步之基

    在宏观层面上,坚强的意志能够坚定跋涉者的决心。在微观层面上,坚强的意志能够增强探索者的信心。

    因为与宏观层面相比,在微观层面上的坚持,更容易让人看到一点一滴的进步。由此,坚定了人们从“量变到质变”的信心。

    克拉玛依油田是全国第一个搞“火烧油层”技术的油田,那是在20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

    不夸张地说,当时的克拉玛依人看“火烧油层”技术,就如同一辈子生活在贵州山区的老妪第一次看西班牙文的《联合国声明》。

    青年技术人员彭顺龙、张怀生和沈燮泉等人,非但没有得到即将撤走的苏联专家的支持,还遭到了他们的奚落:“我们苏联搞了几十年,到现在还没有眉目,你们还是不要隔着窗子打麻雀了。”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石涛]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