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精神闯出崭新天地

——“克拉玛依油田勘探开发六十年的经验与启示”之二
60年·变化 2015-08-28 11:27:09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资料图

    五千年来,人类做成的任何事情,没有一项是在万事俱备的条件下完成的。在无法得知前面是深渊还是宝库的时候,在无法预知敌我力量对比而必须要应战的时候,往往是“豁出去一搏”的勇气闯开了新天地的大门。

    这种勇气,来自冒险精神。

    冒险精神的实质是责任感

    包含“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内容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在1981年6月27日的中共中央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通过的。

    而在1979年,新疆石油局就已经和法国某石油公司接洽雇请其地震队全面勘探准噶尔盆地的事宜了。

    当时,国家对“文革”的评判准则是1978年12月21日发布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中的有关内容:“对于文化大革命,也应当历史地、科学地、实事求是地去看待它。”

    可想而知,新疆石油局党委那时敢于要“资本主义的苗”,需要冒怎样的风险。

    但因为“文革”的影响,克拉玛依油田十年中两次连续3年减产的严峻现实在催促着他们冒这个险。

    1985年3月,电视纪录片《前进中的克拉玛依》的解说词中有这样一段:“1980年以来,油田雇请了三个法国地震队,收到了良好的经济效益,使油田的勘探技术大踏步地赶上了世界先进水平,受到了党中央领导同志的肯定和赞扬。”

    彩南油田也是冒着风险发现的——

    1990年,勘探开发研究院的科研人员在把盆地所有有可能成藏的区域梳理一遍之后,青年地质师吴永剑和郑新梅提出应对“彩南背斜”进行重点勘探。

    当时,“彩南背斜”已是被“枪毙”了的:因为此构造没有二叠系,所以没有可以生油的地层。而吴郑二人的新看法是“此构造有二叠系,很可能存在生油地层。”

    对一个区块进行重点勘探,是要投入巨量成本的。如果决策失误,将是方向性的。

    若从任期政绩的角度出发,当时的新疆石油局领导班子并非没有别的选择:“在西北缘和准东做好开发工作,保持产量稳定增长”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集腋虽不能成裘,但至少不会因决策失误而担责。

    但他们没有这样“稳扎稳打”,而是想抓住当时原油价格不高、国家对能源需求相对不太强的时机,大搞勘探、搞大勘探,为克拉玛依持续稳定协调发展“攒家底”。

    于是,设计井深超过四千米的彩参2井得以上钻。

    结果,二叠系的确没有,但从“顺带看一看”的侏罗系中却喷出了中国第一个百万吨级整装油田。

    在面临抉择之时,“先考虑什么”是当事人敢不敢冒险的最主要影响因素——

    是先考虑个人得失呢?还是先考虑国家、民族和社会利益;是先考虑眼前效益呢?还是先考虑长远利益;是先考虑捍卫真理呢?还是先考虑遵从规定?

    可以这样说,冒险精神就是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一种具体表现。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石涛]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