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田采气开拓者

互动·征集 2015-08-28 11:52:18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时任呼图壁气田作业区经理的王志杰在询问生产情况 图片由本人提供

    王志杰 口述 本报实习记者 青山 整理

    上世纪50年代,我的父亲作为新疆油田的第一代开拓者来到了克拉玛依。

    父亲在当时的钻井处工作,慢慢稳定下来后,5岁的我也从河南老家,来到了这片西北戈壁。

    有些事好像早已被命运安排,就这样,我从一个对石油行业一无所知的孩子,成长为克拉玛依油田采气领域的开拓者。

    我是王志杰,现任市油田廉政教育基地办公室主任。

    年幼时,我只知道父亲很忙,却不知道父亲在忙些什么。每年冬天,看到父亲穿着沾满油污的翻毛皮大衣,觉得父亲有些“吓人”。

    1976年,我17岁,被招工到当时的采油三厂,在综合采油二队成为了一名采油工。

    “接过钻工深情的嘱托……”工作后我才理解了这句歌词的意思。从那以后,父亲钻井,我采油,我们的距离近了,也有了更多交流的机会。

    刚工作时,面对陌生的环境,我没有畏惧,反而充满兴趣,岗位上的师傅看我勤奋,也都尽其所能地手把手教我。

    两年后,采油三厂组织千人技术大比武,前六名可以提前转正。我一鸣惊人地获得第四名,提前一年转正。

    工作之余,我开始研究琢磨油水井动态分析,逐步摸索出一些油井含水量高的规律。队里看我分析的有理有据,就让我代表综合采油二队去厂里参加油水井动态分析比赛。为了备战比赛,我开始恶补底层图、剖面图等知识,没事就围着队上的地质员和地质工转,向他们请教怎么对比参数、进行单井和井组分析等。

    最终,我在比赛中荣获“油水井动态分析能手”称号。

    1979年,我当上了岗位长,1984年担任采油四小队指导员。

    1992年6月,采油三厂在克75井区成立第一支采气队,我被任命为队长。虽然没有管理气井的经验,但我深知这是一份重任,无论如何都要干好。

    由于没有经验,我们不知道要对天然气进行低温液化分离处理,即使在夏季零上40多度时,天然气还会被冻,造成憋压、超压。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我们只能人工点火放空。没多久,厂里安排我们到四川江油气矿学习天然气运行及管理经验。

    学习完后,我们建起了低温处理站,解决了天然气运行不畅的问题。随后,又建立了一整套管理机制,把管理难题解决了。

    就这样,我带领着克拉玛依油田第一个采气队,管理着克拉玛依油田第一个小气田,为以后的气田开发积累了经验,同时培养了第一批采气人才。

    2000年3月,克拉玛依第一个整装气田——呼图壁气田诞生了,我被任命为作业区经理。

    2003年,呼图壁气田作业区荣获中石油集团公司“百面红旗”单位称号,当时新疆油田公司获此称号的单位只有两家。随后呼图壁气田的荣誉接踵而至,成为克拉玛依气田开发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如今,我已经离开了油田一线,但作为克拉玛依油田采气领域的开拓者,我仍时刻关心这片养育并培养我的沃土,看着它逐步发展壮大,我由衷地感到骄傲与自豪。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石涛]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