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他成了最年轻的班长

互动·征集 2015-08-28 11:55:09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李铭浩正在进行盘调操作。 本人供图

    9年前,我脱下校服,换上戎装,在新疆边境线上成为了一名边防军人。

    6年前,我换下戎装,穿上红衣,在新疆油田公司第一线当上了一名采油工。

    我叫李铭浩,一个从小在克拉玛依长大的石油娃娃。

    当年转业时,我犹豫过,向往过繁华都市的流光溢彩,但更眷恋家乡小城的其乐融融。几经思量,我追随爷爷和父亲的足迹,成了一名石油工人。

    2009年9月,我被分到采油一厂第五采油作业区5组4号站。上岗前,我们在技校集中培训了3个月,但还是十分缺乏实际操作经验,一些看似简单的日常操作都不能很好的完成。那时我很自责,埋怨自己为什么连边防兵那么苦都熬过来了,却被几台抽油机难住了。

    那时,我蹲在戈壁滩上,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我的小心思被细心的师傅杨瑞宝察觉了。师傅告诉我,“没有谁一开始就能干好的,只要你肯学、勤练,我看好你。”

    有了师傅的鼓励,我更加勤奋了。白天我和大班的师傅肩并肩地干活;晚上,我抱着站区井位图、岗位操作卡、事故应急预案仔细琢磨。慢慢地,日常操作已经难不倒我了。

    一年之后,采油一厂组织青年员工技能比武大赛,我也有幸成为10人中的一员。

    在培训的那4个月里,大家互帮互学,但也都暗地里互相较着劲儿,谁都不服输。大赛有一项是更换低压闸门,别人在12分钟内完成,我就要求自己必须在11分钟内完成。

    为了能比别人快,除了向教练请教技巧之外,就是不停练习。有几天,我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全在练习,一袋大米重的低压闸门练到最后,竟不觉得多沉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做到了在11分钟内完成的最快记录。

    虽然最终比赛,我没能获得名次,但那次比赛让我收获颇丰。再回到岗位时,我也能当老师傅们的“师傅”了。

    2011年9月,我被任命为4号站站长,当时站里有8名职工,平均年龄35岁,全部都是女性。在我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一年后,我们站就达到“五型班组”标准,顺利通过验收,并被评为厂级先进班组。

    随着油田新技术的不断推广,2014年4月,我被调到金003井区,面对新井区带来的新流程和新技术,毫无经验可借鉴的我,只能靠自己摸索,施工方、工程总监,都是我请教的对象。

    因为始终摸不透伴热管线的走向,我只能用最笨的办法——一个闸门一个闸门的试。11月的戈壁,伴随着雪花,我用了一周时间,把54口新井的伴热管线走向全部摸清了。

    今年6月,我被聘为运行四班班长,管理5个大站34名员工,对我来说这无疑是一次人生的转折,也是我工作生涯的突破。

    作为最年轻的班长,我将努力扎根在这片油田,开启人生华彩篇章。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石涛]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