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注定了缘分

互动·征集 2015-08-28 12:03:33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戎克生(左一)在指导青年员工学习。 本人供图

    1960年,我的父亲戎枝淮转业来到克拉玛依油田,1965年7月,伴随着响亮的啼哭,我出生了。

    父母为我起名“克生”,理由简单:孩子生在克拉玛依,就是克拉玛依人。

    从此,给别人介绍自己姓名的时候,我都会自豪地说:“我叫戎克生,‘克生’就是克拉玛依生的。”

    也许就是这一出生便得来的缘分,我不仅叫“克生”,还将为克拉玛依奋斗一生。

    我从小就对化学比较感兴趣,在报考独山子石油学院时,一眼便看中了“油田应用化学”这个专业。

    然而,开学之后我却发现,“油田应用化学”是搞泥浆的,当时我心想泥浆不就是“泥巴糊糊”吗?这和化学也差得太多了吧。

    年少时对专业的不理解,让我一度有些小失望,后来在学校老师们的解释下,我渐渐不那么抵触“泥巴糊糊”了。

    学生时代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没过多久我便一头“钻进”了“泥巴糊糊”里——对油田化学专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984年毕业后,我被分到当时的新疆石油管理局钻井工艺研究所泥浆室参加工作。

    刚参加工作时,正好赶上所里有个与北京勘探开发研究总院一起研究的项目,当时所领导便让我们几个新员工跟着一位名叫李文义的北京勘探院的专家学习。

    还记得那时,为了计算泡沫泥浆发泡剂的发泡率,四五十岁的李文义上上下下爬了十几次3米多高的梯子去取值,反复地做实验。

    “发泡率是个很重要的参数,所以取值一定要准确。”李文义告诉跟在身边的我。

    李文义严谨的科研态度给刚刚工作的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同时也影响了我。

    两个月的学习结束后,我来到井队现场跟着泥浆大班开始了一年的井队实习。

    这一年的实习让我收获颇丰,井队上的师傅们各个都是干活的好手,面对初出茅庐的我很有耐心,遇到不明白的问题,哪个师傅在我身边我就问哪个师傅,师傅们也许说不出教科书式的理论知识,但他们尽其所能,把自己从多年工作中摸索出来的经验都毫无保留告诉了我。

    白天问,晚上想,慢慢地,我把理论知识和实际经验都糅合在一起“消化”掉了。

    一年后回到所里,我便开始了长达30年之久的科研工作。

    从接触的第一个研究项目——磺化沥青,到1988年参加塔里木会战,与麦克巴泥浆公司的专家们一同工作相互学习,再到自己负责霍8a井泥浆技术服务时所经历的种种困难。他们都是我宝贵的经验与财富,为我后续的研究工作铺平了道路。

    1999年重组后,我来到油田公司勘探开发研究院勘探所。一年后,根据油田公司和院领导安排,我带领研究小组接手《莫北油田不下技套钻井及储层保护技术研究与应用》项目,负责其中钻井泥浆的技术攻关。在那之前,已经有很多研究人员做过这方面的研究,但是由于各种原因都没有成功。对于我们来说,这同样是一个挑战。

    前期我们做了充分的研究准备,编制了施工方案。试验阶段,我吃住在项目部,天天上井跟踪。我心里明白:在科研攻关中,任何一个试验都必须付出100%的努力,因为试验过程中任何一点差错和大意都可能导致失败。

    最终,4口试验井试验全部成功。随后,莫北油田不下技套钻井技术应用在近120口井中,全部获得成功,每口井节约钻井投资约210万元,整个莫北油田节约钻井投资约2.5亿元。

    2012年至2014年间,我相继被评为新疆油田公司钻井工程学科技术带头人和新疆油田公司钻井技术专家。这意味着自己的责任更大了,看着院里的年轻人就好像看到年轻时的自己,我一定要尽我所能帮助他们成长。

    生在克拉玛依是我的幸运,但更幸运的是,我见证了油田的成长,并为之感到深深的自豪。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石涛]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