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城市共成长

互动·征集 2015-08-28 12:07:49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戴雄军正在工作。 (图片由本人提供)

      戴雄军 口述 

    我叫戴雄军,今年40岁,是勘探开发研究院中亚所副总地质师。

    1999年,我大学毕业后通过双选来到克拉玛依。

    我的第一故乡是湖北天门,北抵大洪山,南依汉水,风景优美。年少时我就听说过新疆的西域风情,“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景象一直在我心中,和我的故乡比起来,那里一定别有一番风情。

    来到克拉玛依后,眼前所看到的,果然和我想象差不多,树木不多,略有凄凉,但充满着西域神秘的色彩,我就在这片土地上开始了新的生活。

    我在勘探开发研究院经过一年的实习期后,被分配到开发所、评价所工作。几年下来,工作上也遇到了很多困难,幸好我喜欢学习,再加上师傅们的帮助下,这些问题也都迎刃而解。可是,工作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

    2006年,让我极其难忘的一年。

    在这一年里,我要负责油田公司全部16口稀油水平井的地质设计与现场轨迹跟踪调整工作,而且这16口井水平井都部署在薄油藏。

    薄油藏的油层厚度只有2.5m—4m,稍不注意就可能钻穿油层,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尤其是陆9井区的水平井,不仅油层薄,而且带底水,一旦钻穿或钻揭到下部油层,投产后含水将会迅速上升,降低油井的最终采收率。

    那么,井口的位置该如何安排?油层的深度又该怎么确定?种种问题让我一筹莫展。那段时间,我走在路上也在琢磨,躺在床上也在冥思。

    幸好我积累的基础研究经验和空间几何知识,帮了我的大忙,帮我解决了设计难题。可是,解决了设计上的难题,还要面对钻井过程中的挑战。我和项目组的其他成员又开始不分昼夜,轮流在第一现场进行跟踪指导,每完钻一根钻杆,都要重新进行计算分析。

    最终,由我负责的石南31和陆9井区16口薄层稀油水平井的油层钻遇率达到了98%以上。

    回头看看这16年,克拉玛依的变化可谓是大的惊人,不断有新的人才输送进来,城市也发展成具有江南味道的西域精品城市,再看看自己带领的团队获得得一张张奖状,不禁感慨我们多少人把汗水洒在了戈壁滩上。

    现在,我唯一的期望是多陪伴妻儿,与家人走在这城市中,共同感受美好生活。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石涛]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