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火驱工作成拿手好戏

互动·征集 2015-08-28 12:11:01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黄继红正在研究火驱项目压缩机情况。 图片由本人提供

    黄继红 口述 

    我叫黄继红,1988年从西南石油学院采油工程专业毕业,怀着“我为祖国献石油”的想法来到克拉玛依油田。转眼,我已在这片油田奋斗了27年。

    记得,我从乌鲁木齐来克拉玛依报到的路上,班车接连两次爆胎,十几个小时后,我们才到达克拉玛依。最“不幸”的是我们人到了,行李却没到。没吃饭的我们,只好先解决“肚子”问题,然而在城区转了一圈,别说吃饭的地方了,就连人都见不到几个。最后,我们只能买了袋面包,勉强充饥。等回到克拉玛依饭店睡下时,已是深夜。

    第一天的经历,丝毫没有影响到我刚工作时的热情。

    来采油一厂报到时,我连上楼梯都是蹦蹦跳跳的,同事们觉得我这个大学生还只是个孩子,对我也格外关照。听说我的行李还没到,有的主动从家里拿来铺盖让我先用,有的带我去吃饭,初出校园的我面对这份“惊喜”,只有一个劲儿感谢。

    很快,我被分到当时的输脱队,现在的注输联合站实习。当时大学生可是“稀有动物”,队里的同事们都很羡慕大学生,同时也认为大学生应该“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大家的高期待让我压力倍增,我虽然理论知识懂得多,但面对实际工作时,队里的每位师傅都比我强,都是我的老师。

    我天生不服输,生怕自己学得慢了被别人落下,从实习开始就主动向师傅们请教。在师傅们的帮助下,我从一个女学生变成了真正的石油女工。

    半年后,还在实习期的我被调到测井队,一年转正期满后,队长对我的工作表现很满意,我终于松了口气,我没有辜负师傅们对我的期望。

    后来,我又到了采油一厂工艺所,一步步努力,慢慢从一个小丫头成长为技术骨干。很快,我迎来了人生中一个重要挑战。

    2008年底,面对新疆油田稠油老区蒸汽开采采收率低,经济效益差的局面,新疆油田公司启动了火驱重大实验项目,采油一厂红浅1井区成为实验首选区块。我被任命为火驱项目组主要成员之一,并且负责该项目协调工作。

    突然降临的重任,让我有些措手不及。火驱——对我来说是个未知数,这么重大的项目,我能胜任吗?左思右想,我打起了“退堂鼓”。

    “这种重大项目对于一个搞工程技术的人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这么难得的机会你还不想干?”时任油田公司副总工程师的张学鲁,用这句话激发了我不服输的劲头。就这样,我成为了火驱试验项目中不多的“女将”。

    火驱试验涉及油藏、采油和注气多方面,每个环节都隐藏着未知数,更没有现成的经验借鉴,我必须给自己“充电”。

    为了项目,我除了一遍遍研究和学习试验方案外,北京专家、项目组成员、采研院以及勘探研究院的各路技术人员都是我“追问”的对象。几年下来,火驱试验的每一个技术细节我都非常清楚,在领导和同事们的帮助下成了火驱专家。

    回首我的27年,我见证了克拉玛依油田年产百万吨到年产千万吨,见证了采油一厂年产突破百万吨。

    如今,火驱先导试验工程已经进入收官阶段,对于稠油产量占总产量50%左右的采油一厂来说,这种能将地层中稠油“吃干榨净”的开采方式,势必助力一厂年产突破200万吨。作为采油一厂火驱工程总监,我也将尽最大努力,力争早日完成这一目标。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石涛]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