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言江专访|阿克陶县委书记:劳务输出创收3.6亿

要闻 2016-05-15 19:52:21来源:天山网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撰文 / 郑言江

    【江言】即日起,【郑言江专访】栏目上线,本期推出阿克陶县委书记谷文胜专访。

    “就业是新疆最大的民生工程、民心工程、根基工程,对长治久安具有特殊重要意义”。2016年4月8日,张春贤在主持召开自治区党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如是说。这一理念自新疆第八次党代会以来,一直为自治区党委政府高度重视。五年来,自治区采取多种措施实现新增城镇就业244万人,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1326万人次。

    各地在大力开展就近就地转移就业的同时,也在根据实际情况和农牧民愿望积极开辟劳务输出渠道。阿克陶县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方面的探索走在全疆前列,开展时间早、转移数量多、全国分布广、农民增收快。

    这里的农牧民是怎么走出家门的?外出务工中遇到过哪些问题?到了内地是如何适应的?阿克陶县在劳务输出工作中又是如何服务和管理的?近日,郑言江就此独家专访了阿克陶县委书记谷文胜。

    阿克陶县委书记谷文胜在乡镇调研,与乡镇干部一起商议农村劳动力转移工作。

    谷文胜告诉郑言江(微信号:zheng_yanjiang),外出务工不仅改变了阿克陶县乡村面貌,让农牧民发家致富,还改变了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的就业观念,“他们在外面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想问题的方式、角度都发生质变,再也不是原来那种落后、封闭的状态了”。

    阿克陶县概况:隶属于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是中国最西部的一个边境县,也是国家级重点贫困县,总人口22万,少数民族占96%。

    以下为郑言江(微信号:zheng_yanjiang)专访阿克陶县委书记谷文胜实录:

    阿克陶县劳务输出累计创收3.62亿元

    郑言江:劳务输出成为南疆农民增加收入的重要方式。我注意到,阿克陶县做得很有特色,请您介绍这方面的总体情况。

    谷文胜:阿克陶县位于帕米尔高原东麓,塔里木盆地西缘,面积2.5万平方公里,边境线长约380公里,辖15个乡镇场120个行政村,总人口22万人,少数民族占96%。耕地面积39.6万亩,人均耕地1.5亩,荒漠草场1000万亩。全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4052户89970人,是国家级重点贫困开发县。全县农业人口18万人,2014年,我县通过实施“十户联牧、百户联耕、千人输出、万人脱贫”战略,从传统牧业和农业中解放出了大批劳动力,引导农牧民就地转移就业、自主创业、疆外输出,引导富余劳动力成为产业工人和第三产业服务人员,实现千户转移就业,万人脱贫致富目标。

    到去年底,我县长期在内地务工人员达3000余人,就近输出29887人,季节性转移23000多人,累计创收3.62亿元。

    与粤闽浙赣等地企业达成长期劳务合作关系

    郑言江:阿克陶疆外劳务输出主要去哪些省份?

    谷文胜:浙江等发达省份最多。阿克陶县与广东、福建、浙江、江西等省份的多家企业达成长期劳务合作关系,主要去这些地方。

    为做好十三五期间劳动力转移就业工作,在江西省的大力支持下,利用援建资金用于对每吸纳100名以上阿克陶籍务工人员、稳定就业一年以上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的企业3万元标准奖励;对到企业务工满1年的优秀员工给予2000元/人的标准奖励,满2年及以上的优秀员工给予5000元/人的标准奖励。

    阿克陶县劳务输出人员在内地务工。

    农牧民从不愿走出家门到在家待不住

    郑言江:阿克陶的劳务输出最早是从哪一年开始的?当初开展这项工作的情形是怎样的?

    谷文胜:2007年,县里提出搞劳务输出,全县只有28个人报名。我们是祖国最西边的边远县,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出过县,更不用说到内地去了,有很多顾虑,弄不清楚外面的世界是怎么回事,胆子小,不敢去。

    现在,情况大有改观。今年我县计划劳务输出5万人次,向内地企业输出农业富余劳动力2500人。去年四季度以来,实现转移就业1.36万人次,其中有组织疆外转移就业1550人,包括263对夫妻,劳务创收约0.5亿元。

    郑言江:最早是出于什么考虑要搞劳务输出?刚开始动员报名时有没有特别的困难?

    谷文胜:阿克陶县属半农半牧县,耕地面积39.6万亩,人均占有不足1.5亩,人多地少矛盾突出,农民收入水平低,增收渠道窄;农村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农村剩余劳动力较多。为了让农牧民群众摆脱贫困,早日走上脱贫致富路,我县因地因人制宜,广泛宣传,在农牧民自愿的基础上组织富余劳动力自主创业、疆外输出。

    刚开始的时候,农牧民怕丢面子,存在穷家难舍、热土难离的观念,不愿走出家门外出务工。县里利用乡村广播、召开座谈会等形式,深入到农户家中、田间地头,宣传党和国家的政策,宣传走出家门天地宽、外出务工特光荣的新观念。干部们每家每户走访,帮助算细账,树立新的致富观念,使广大农牧民群众对劳务输出有了新的认识,由不愿走出家门转变为在家待不住。

    克孜勒陶乡农民托合塔洪一家人常年过着靠天养畜、逐水草而居的生活,日子过得很清苦,全家年收入才三千多元。2014年,他的女儿和儿媳在政府组织下,自愿参加劳务输出,去广东绿洲鞋业有限公司务工,托合塔洪开始不同意,一是担心她们的安全,二是觉得女人们在外抛头露面不合适,自己丢面子,三是担心饮食不习惯,四是怕挣不上钱,但最终还是拗不过女儿和儿媳,让她们出门了。半年时间后,女儿和儿媳给他寄回了两万五千元,他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了。最后,在女儿的带动下,托合塔洪带着老伴、儿子、孙女全家人一同踏上劳务输出致富路,都去了广东。

托合塔洪·阿西尔带着全家人去广东绿洲鞋业有限公司务工。

    郑言江:动员成功后,出发后,你们有没有遇到过挫折?

    谷文胜:当年首批赴内地打工的务工人员其实是经过激烈思想斗争的,加之外出受阻,争论不绝,压力非常大,结果出发后有的人半路就跑了回来,有的到内地没几天也跑了,语言不通,饮食不习惯,缺乏就业技能都是原因。

    最初的路费都是县里财政掏的,就是为了农牧民能够致富。

    凡事都有第一次的难,交点学费也是正常的。阿克陶县的劳务输出在南疆来说算是比较早的,第一次有组织地向疆外劳务输出,由于缺乏经验和参照,出点问题难免。如今路子越走越宽,规模越来越大,在全疆来说都算是有规模、有影响的。

    为了鼓励更多的农村富余劳动力参与到劳务输出脱贫工作中,从2013年开始,我县每年安排200万元资金作为专项工作经费,对自愿赴内地务工的农牧民承担转移前的培训费、食宿费,以及到企业的交通费等。对务工满1年的家庭给予1000元奖励补助,满两年的给予2000元奖励补助,依次递增至5000元。这样,就充分调动起了大家的外出务工积极性。

    派干部随队协调解决语言饮食习俗等方面障碍

    郑言江:对南疆农民来讲,外出务工,开始有个语言难关要过,这个困难你们是怎么解决的?出发前有没有组织学习?

    谷文胜:语言问题是个大问题。很多少数民族同胞以前基本不懂国家通用语言,有的连一句也不会说,这样去了内地怎么交流?所以出发之前,县财政出资,县人社局等部门具体组织落实,对所有外出务工人员都要进行一段时间的封闭式语言培训,强化务工人员的国家通用语言表达和理解能力,解决好语言障碍问题。

    到了企业之后,根据工种的分类,企业对务工人员还会进行专业语言强化培训,并在输入企业配备政治过硬、精通双语的干部驻厂负责管理,协调劳资关系,解决务工人员的一些实际困难。

    阿克陶县委副书记艾尔肯·塞来在第二批劳务输出人员欢送仪式上致欢送词。

    郑言江:您刚也讲到,农民最初担心在内地的饮食问题,能不能保证清真,这是怎么解决的?

    谷文胜:吃饭同样是个大问题,外出的少数民族基本信仰伊斯兰教,饮食习惯和内地有着很大不同。刚开始的时候,就是有人背着一袋子馕出门的,在路上只是就白开水,熬好几天。

    为了保证清真的饮食,尊重少数民族务工人员的习俗,由县财政出资,配备厨师,随同务工人员一同入厂,在企业设立清真食堂。

    刚到内地时自然很不习惯,语言上的障碍、生活上的不便、习俗上的不同,都是亟待解决的头等大事。当地企业和工人给了极大的关心、帮助和支持,让我县务工人员很快融入其中。例如:克孜勒陶乡的农民买买提江和爱人在广东惠州大统营科技有限公司上班,今年是第四个年头了。他们刚去的时候,生活很不习惯,虽然参加了双语培训,但与车间工人交流起来还是很困难,更别说向师傅学习掌握熟练的技术了。当地师傅不厌其烦地教授,直到他们学会为止。如今,他们夫妻俩不光说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还掌握了熟练的技术。

    为了提升劳务输出人员在内地安心工作、增收致富的信心,企业都会为夫妻工安排夫妻宿舍。今年就有263对夫妻在内地务工。我县还与内地企业在当地为农民工青年举办集体婚礼,鼓励引导年轻人外出务工,走向更广阔的舞台。

    郑言江:我注意到,有的县派出干部到外出人口比较多的地方,参与当地管理,沟通起来很方便,阿克陶是这样做吗?

    谷文胜:我们县在全疆来说算是最早实行这种模式的县之一。为解除赴内地务工者的后顾之忧,阿克陶县从一开始就安排干部跟到输入企业,负责人员服务管理,对50名以上的务工人员配备一名干部,聘用一名厨师;100名以上再配备一名医护人员和一名公安干警,配合用工单位处理纠纷和突发事件,协调劳资关系,解决务工人员的一些实际困难。

    我县在福建泉州、浙江余姚、浙江宁海等地企业的大力支持下,还与当地幼儿园达成合作协议,建立了双语幼儿园,帮助务工人员家庭一百余名学前儿童解决就近入学问题。我县还投入资金在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大统营科技(惠州)有限公司开办了我们自己的幼儿园——阿克陶县惠陶双语幼儿园,到目前已安置近50名务工人员幼龄阶段子女入学。

    县里专门对务工人员进行技能和职业道德培训

    郑言江:在劳务输出之前,听说咱们县里还要组织技能培训等,这个主要解决什么问题?

    谷文胜:技能培训是就业的前提,大多数人外出前都是由县里组织培训。阿克陶县在劳务输出人员务工之前都要开展专业技能培训和职业道德培训,内容选择适应当今经济社会发展并符合农村劳动力迫切需要了解的知识,如政策法规、安全生产、就业岗位选择、劳动权益保护、社会公德等进城务工方面的基本常识,努力提高农村劳动力的综合素质。

    加强与企业劳务合作,深入各用工企业,摸清企业用工情况和岗位需求,企业前期派来人员到阿克陶进行培训,大力推广订单式、定岗式培训。今年以来已累计开展各类职业技能培训3749人。

    图为县职业培训中心为河北保定某服装生产企业培训服装定制工。

    郑言江:现在阿克陶的劳务输出,是由政府组织为主还是民间公司操办为主?

    谷文胜:我县劳务输出工作一直是以政府组织、农牧民自愿的形式开展的,没有中间公司参与。我们认为,劳务输出是大事,不能出现什么差错和意外。

    外出务工让农民富了口袋 观念也发生变化

    郑言江:这些年来,通过劳务输出,县里群众的观念有了什么样的变化?有没有学到技术或者赚了钱回来创业成功的人?

    谷文胜:这些年来通过劳务输出奔上增收致富之路的人比比皆是,他们用务工挣的钱盖了新房、买了楼房、添了家电,日子越过越红火。

    其中,最突出的就是热汗古丽·依米尔了。她从最早的打工妹成长为企业的管理者、全国人大代表、第四届全国道德模范,成为整个新疆的先进典型。在克州和我们县当然是很有影响力和号召力,大家都以她为榜样,为她感到自豪。她的故事激励着越来越多的少数民族青年走出家门。

    今年38岁的吐尔地是玉麦乡玉麦村一个普通农民,他连续九年赴内地务工,用挣到的钱购齐了家电,修起了105平方米的安居房,还为村里安了路灯。九年来,吐尔地共计带领家乡青年疆外出务工465人次,创收入近千万元,许多家庭因此改变了贫困面貌。如今,他不仅成长为所在企业的岗位能手,还接过热汗古丽手中的接力棒,带领更多的家乡群众外出务工,脱贫致富。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可以说,外出务工改变了阿克陶县乡村面貌,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的就业观念得到彻底改变。他们在外面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想问题的方式、角度都发生质变,再也不是原来那种落后、封闭的状态了。

    就近就地转移就业 同时开辟劳务输出渠道

    郑言江:说了这么多劳务输出的好处,劳务输出当前存在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您认为怎么解决?

    谷文胜:一是劳动力供需之间的结构性矛盾较为突出,存在有人无岗上、有岗无人上的现象。

    二是基层就业服务平台面向群体大、工作任务重、经费紧张、编制不足、工作人员少、积极性不高。

    三是纺织服装企业新招用人员流动性大,前期培训成本大。

    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上级政府和部门更多帮助,也需要我们自己进一步激发主体性,付出更多努力。我们充分相信只有努力才能改变、只要努力就会改变的道理。

    郑言江:阿克陶县今后在劳务输出方面还有怎样的考虑?

    谷文胜:张春贤书记在前不久的自治区党委常委会上,要求要突出抓好南疆四地州就业,把就业作为南疆第一位的任务,立足产业带动、就地就近、疆内解决、援疆促进,千方百计促进就业。要通过就业促脱贫,把精准扶贫作为促进就业的重点。

    我们对全县就业情况尤其是组织外出务工情况进行了认真再梳理、再谋划。今后打算主要是五个方面:

    一、进一步加大政策宣传力度。通过电视、报纸、网络等多种方式、多途径、多形式地宣传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就业工作,在全社会营造支持、关心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工作的良好氛围。

    二、更大力度开展技能培训和引导性培训。加大培训这方面投入,根据市场需求,大力开展订单式技能培训与岗位对接活动,提高培训后的就业。

    三、开展就近就地转移就业。充分利用来阿克陶投资企业逐年增多,需要大量农牧民工和抗震安居、城市建设特别是县轻工业园区纺织服装企业用工需求大的优势,开展有针对性的订单培训,引导富余劳动力走出家门,在本地实现转移就业。

    四、开展疆内季节性转移就业。依托疆内棉花、水果产业大量需要采摘工的优势,积极组织农业富余劳动力到阿克苏、石河子、吐鲁番等地开展季节性疆内转移就业。

    五、积极开辟疆外劳务输出渠道。充分发挥疆外就业服务站的作用,在巩固现有务工企业基础上,寻找更多就业岗位,采取强有力措施,鼓励、引导城镇失业人员和农村富余劳动力到区外务工经商,扩大劳务输出规模,缓解就业压力,帮助农牧民群众尽快增收致富,尽快脱贫。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林经伟]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