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别忘记设立教师节的初衷

评论 2017-09-07 18:31:39来源:中国青年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到了,再一次向老师们致以节日的祝贺。虽然这一天祝贺“大堵车”,但每一个祝贺都代表着最真切的敬意。而且“爱你不是两三天”,实是一种贯穿始终的态度。

  我们把致敬和爱意放在嘴边时,其实有着难以言尽的尴尬。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反思挤走了敬意,质疑串台成了主角。最近几年,每到教师节来临,送礼声总是在我们耳边聒噪。群情所至,或寓现实,但也在无声中预示着教师社会地位和社会形象的整体下滑。而这种下滑,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是整个社会无法承受之重。

  教师节到底应该谈什么?或许应该回到原点,追问当初设立教师节的初衷。民国政府时期和共和国建立初期,均设有教师节。前者的日期是孔子诞辰日,至今仍然在台湾地区施行;后者将教师节与“五一劳动节”安排在同一天,实际上弱化了教师节作为一个独立节日的意义。在1983年3月全国政协六届一次会议上,10多位政协委员联名提出,“为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造成尊师重教的社会风尚,建议恢复教师节”。此后,教师节被按下“快进键”,终于在1985年恢复。

  从教师节设立的背景可以看到,设立教师节的初衷在于两点,一是提高教师地位,二是形成尊师重教的社会风尚。这两点分别对应着教师的权利与尊严。

  时代发展到今天,教师的权利与尊严问题,已经解决了吗?答案恐怕是沉重的。甚至没有必要去举乡村教师、民办教师这样的“非典型案例”,即使在城市,即使对体制内教师,很多人也曾经发出过“弱弱的呐喊”。对于今天的教师来说,即使实现了“工资不比公务员低”,有的在权力本位面前,面临着利益至上的价值观冲击,依然处境堪忧。

  有些话题天天可以关注,有些话题错过了就没有人关注;有些话题在平时可以讲,有些话题在特殊日子讲就特别伤感情。面对教师节,我们既需要审视师德品行,更需要回到教师节设立的初衷上来,回到教师的权利与尊严本位上来。结合当下时事,送礼这个话题不是不可以谈,但如果只谈送礼,特别是在教师节这一天全谈送礼,那就显得有些不通情理了。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甚至说:“在我们的社会,没有任何一个职业、一种头衔、一种荣誉还有光彩。”这在教师等行业上,尤其有说服力,也尤其为痛。受其影响的不仅是教师这个群体,还有教育这个行业,更有社会之希望和未来。

  不管走到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为什么出发。今年是第30个教师节,所谓“三十而立”,也是回到教师节的初衷,重新关注教师的权利和尊严的时候了。今天我们关注的很多问题,包括时下热议的送礼问题,都在一定程度上与此相关。一个行业的价值,从来都不只是物质的。轻易摧毁一个行业的精神道统,由此带来的自我解构以及自我放逐,将会助长许多问题的发生。在桑德尔的《金钱不能买什么》里,对于道德感和荣誉感的腐蚀,有着刻骨铭心的阐述。

  庆祝教师节不要喧宾夺主,更不要忘记设立教师节的初衷。相对于以往,我们更需要明确教师节的主流议题,更多地关注教师的地位与尊严,让他们享受到职业的荣耀与节日的快乐。由此出发,教育部提出的“引导教师模范带头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做人人敬仰爱戴的学问之师、品行之师”,所能达到的效果更大。

  (文/毛建平)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翟文杰]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