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颗石榴籽丨上海的阿达西们 你们都好吗?

文字作品投票 2017-08-09 10:10:44来源:“我是一颗石榴籽”投稿作品
进入论坛
分享到

阿卜都热扎克在同济大学门口。

  “没有汉族朋友的话,我的儿子可能就活不了了。汉族朋友给我的帮助大得很。”鄯善县辟展乡栏杆村的司马义•达依木讲起他的汉族朋友来,发自内心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司马义•达依木的儿子阿卜都热扎克是个好学上进的好小伙,从鄯善县一中毕业后被上海同济大学录取。在2014年3月上海同济大学就读期间,被查出身患尿毒症。

  “我是3月10号下午在同济大学四平路校区校医院发现的病。然后当天晚上就转到了同济大学附属医院,当时没有床位。我就在急诊楼的走廊里的床上躺着。后来班长李光辉来了,他一整夜在我床边坐着陪伴我。”虽然过去两年多了,讲起当初看病时的一幕,阿卜都热扎克依然激动万分。

  “同学们知道我的病情后,纷纷伸出援助之手,在学习委员崔含泽的宣传发动下,我的支付宝里收到了好多陌生人的祝福和捐款。有不认识的同级同学,有已经毕业却从未谋面的校友,有跟我任何关系都没有的陌生人。我记得还有一个远在美国留学的北京姓闫的女同学,她从校友处得知我的情况后给我汇款。我当时才知道好心人太多了!”说起这些,坚强勇敢的阿卜都热扎克几度哽咽。

  “当时是大四下学期,课不多,老师同学们担心我寂寞,心情不好,每天都轮流来陪我,还给我送水果、牛奶…… ”班主任付德波和辅导员程丽及同学们的关心陪伴,阿卜都热扎克永记心间。那张因为住院自己没有出席的毕业照,阿卜都热扎克时常翻看。

  18个月透析治疗后,阿卜都热扎克于2016年1月7日在上海仁济医院东部进行换肾手术。主治医师是泌尿外科的应亮,说起应大夫,司马义•达依木掏出一张病房合影,指着医生赞不绝口,“他对我好得很,他来过鄯善县,说我们5000里路来到上海,不容易,对我们很热情,专门安排了一间病房。方便我们照顾病人。”

  “没有汉族朋友的话,我的儿子活不了。汉族朋友给我的帮助大得很。”司马义•达依木总是重复着这句话。“我们鄯善县的汉族朋友多,栏杆村支边队的印保国,现在是大老板,帮助了我5万元。我和他是30年的老朋友。”一起学驾照的同学孙月虎帮助了我2000元,同学小樊帮助了我1000元……栏杆村的王新义一家在上海探亲时,还特意代表村党支部来看我们了,这些事情我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民族团结心连心,各族同胞都是一家人。司马义•达依木一家心里住着无数好心人。

  因为长期在疆外求学、治病,阿卜都热扎克不仅有许多汉族朋友,还非常精通汉语,听说读写能力都很强。他告诉我要养好身体再就业,非常愿意和大家分享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民族团结故事。他总结说,老师说得对,“只有各民族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社会才能和谐安定。各民族要相互了解、相互尊重、相互包容、相互欣赏、相互学习、相互帮助,像石榴籽那样紧紧地抱在一起。”

  朴实的语言,表达了深深的谢意,历经两年的就医,收获的是各民族交往交融的美好,无数人给予这个家庭精神上、物质上的鼓励和支持,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延续的……远在千里之外上海的朋友们,感受到司马义大叔和阿卜都热扎克对你们的想念了吗?

  供稿单位:鄯善县辟展乡人民政府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翟文杰]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