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颗石榴籽丨绽放于火焰中的民族团结之花

第二批投票 2017-08-21 16:00:59来源:“我是一颗石榴籽”投稿作品
进入论坛
分享到

  阿勒泰地区吉木乃县喀尔交镇人民政府 烁力攀·托合塔尔汗

  我们的感动大多来自细节,也许是哭泣时的一张纸,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母亲一碗热腾腾的奶茶,爱不一定要很伟大,爱在细微中,细微处见真情!今天的故事没有那么轰轰烈烈,没有多么惊天泣地,却如春雨般丝丝感化在我的心田,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的同事,最敬佩的大姐——吉木乃县喀尔交镇妇联主任加林古丽·加勒斯汗。“加林”在哈萨克语里是“火焰”的意思,古丽则是“花”,人如其名,加姐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用行动让自己绽放成了一朵最美的民族团结之花。

  加林姐结对认亲对象于桂芳奶奶,现年80多岁,丈夫早逝,女儿远嫁,和身体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的儿子张国伟相依为命,平日里,为数不多的低保金和奶奶每日拾荒而来的废弃品就是这个家所有的生计来源。和奶奶的第一次见面,距加姐母亲离开人世不足一个月,提了大包小包的她,在打开门的一刹那却搂着奶奶泣不成声,眼前这位面色黝黑、饱满沧桑的老人在那一刻像极了自己的母亲,再看看四周,油腻腻的灶台、杂乱不堪的屋子、破旧的衣物,每一幕每一件都深深地刺痛着加姐的心,正该是颐养天年、享子孙福的年岁,怎么?怎么就过的是这种苦日子呢?加姐二话不说卷起袖子就打扫起了屋子,一旁的奶奶老泪纵横:“是,是,就是,这是我的丫头,像我的女儿!”

  奶奶耳朵有点背,第二次拜访,老人拉着加林姐的手话家常,加姐贴着老人的耳根大声的回应着,突然间细心的加林姐发现,老人的手指甲又黑又长,“奶奶、您的手指甲长了,我帮您剪掉好吗?”“傻孩子,别说手指甲,我都差不多20多年没沾水了,家里儿子指望不上,也没有洗澡的东西”加林姐潸然泪下:“奶奶,走,我带您回家!”给奶奶洗澡的整个过程,加林姐几次泪如雨下,那不是洗澡,是搓澡啊,抚摸着岁月在奶奶身上刻下的每一道痕迹,母亲在世时的情景历历在目,两个钟头,洗了整整两个钟头,洗完澡加姐小心翼翼地把老人扶到沙发上,帮她剪完了手脚指甲,当加姐把一条新买的头巾亲手给老人裹上时,一旁把一切看在眼里的小家伙突然飞奔过来紧紧地抱着奶奶,大声的喊着:“姥姥回来了,我的姥姥回来了!”我不在现场,但耳闻之时,我也没能忍住我的眼泪,有爱的地方就是家,大爱不分民族。

加林古丽·加勒斯汗照顾生病的于桂芳奶奶。

  加姐和爱人商量着把奶奶留下来赡养,却也犯了难,其实加姐的负担并不轻,除了一家4口,还有瘫痪在床的大姑姐和患有精神病的妹妹需要照料,而母亲刚过世,家里来往的亲友不断,总有诸多不便,不得已只好又把奶奶送回了家。每每闲聊,加姐总会提起此事,朴实的语言里满是愧疚,而自此,一有时间就去奶奶家帮衬家务,洗洗涮涮成了加姐的日程大事,她告诉我,总有一天,她一定会风风光光的把“妈妈”接回家。前段时间自治区“民族团结一家亲”最美全家福招募活动火热开展,我央求加姐给我一张全家福,她果断拒绝、表情严肃:“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想我,以为我靠奶奶出名呢,这样‘缺德’的事我不干。”看,我这善良执拗的傻大姐。

  生活中的加姐,真情实意,乐做“热心人”。工作时的加姐,积极担当,敢做“责任人”。我们镇的“爱心妈妈”协会是她带头创建的,二十多年,她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献给了基层事业,接济贫困群众,帮扶牧民致富,有多少次遭受粗暴的上访户谩骂甚至大打出手;有多少次连续几天奔波在调解的路上;有多少次带病坚持走访入户;有多少次为了完成任务一整天顾不上一顿热饭,太多太多,其中的辛酸苦辣,大概我们根本无法理解和体会,但照加姐的话来说就是:“爱我所爱、无怨无悔!”这些年来,加姐接待处理来信来访1300余件,接待妇女上访700多人次,处理重大残害妇女案件12件。凭借优越的业绩,她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党员”“三八”红旗手,更在2016年荣获“自治区维护妇女权益先进个人”殊荣。

  她是个平凡的女人,却有着不平凡的大爱情怀,吉木乃县家喻户晓的全国民族团结模范张培兰阿姨已经离我们而去,但她的精神光芒不正在像加姐一样的爱心之人身上发光延续吗?一位作家曾说:在新疆,普普通通的一场雪,会落在十几种语言里;阳光明媚的早晨,太阳这个词,也会在不同的语言里发光。我多么幸运,我是新疆人,我何等荣幸,我是民族团结的结晶,因为这份团结,因为这份大爱,民族团结之花时时怒放,把民族团结的“微能量”汇聚在一起,形成民族团结的“巨能量”。

  朋友们,我们同在爱的世界,我们是相亲相爱的兄弟姐妹!缘是一家人,情系一片天。各族兄弟亲,共创新明天!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张赏华]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