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咒语

http://www.ts.cn 天山网   2012年12月20日 16:43:57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1

    傍晚,小阳惊慌失措地跑进来:“爸爸,阿姨,我看到奶奶了。”

    江源脸色变了,怒吼道:“不许胡说!奶奶早死了。”小阳哭了,哭得鼻涕冒泡,季萌赶紧去哄他。

    七岁的孩子,是不会撒谎的,难道是遇上了和老太太长相相似的人?季萌只能这样想。

    晚上,季萌翻来覆去睡不踏实,小阳的童言无忌一直折磨着她。江源鼾声大做,季萌感觉口渴,便蹑手蹑脚地摸到厨房,刚把厨房灯打开,她就惊呆了,厨房的台子上变戏法似的放着一锅汤。厨房是她亲自收拾的,江源又是个连面条都煮不好、只会做番茄炒蛋的人。

    打开锅盖,是七味汤!季萌惊出了一身的冷汗,那是婆婆的独门绝活。季萌轻轻抿了口,正宗的江老太味。

    汤是温的,才做好没多久,难道是刚才自己睡觉时有人做的?季萌冲进客厅打开灯,门口有未干的水渍,成脚印状,那是有人从外面进来时脱鞋子留下的。

    家里进来别人了!

    季萌叫醒睡梦中的江源:“还有其他人有家里的钥匙吗?晚上有人进来了。”

    不可能啊,季萌和江源结婚后,专门换了锁的。

    那江老太的独门绝活七味汤……难道小阳的话是真的?江老太还活着?

    不可能的,是季萌亲自陪江源送江老太去火葬场的。

    2

    季萌的脑子有点乱。

    江源的脑子更乱,他抓狂地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打开抽屉无目的地翻弄着,一盒进口袋装咖啡被抖了出来。他想起了前妻越秀,这是离婚前,越秀放到他办公室的。

    越秀贤惠温柔,可她终究敌不过“七年之痒”,江源外遇了,爱上了年轻貌美的秘书季萌。

    江源给越秀拨了电话,越秀语气很平静,仿佛对方根本不是背弃她的前夫:“我在医院值班,你还好吗?据说要下三天大雨,温度下降十度。”

    江源不再死撑面子:“对不起,越秀,是我不好,气死了妈妈,又让你伤心。”

    “都是过去的事了,也许是我们没缘分,别因为我拿季萌出气,女人的心我最懂,她是真的爱你……”

    放下电话,江源冲了袋咖啡,品着那略带苦涩的味道,像他的婚姻。季萌要是有越秀一半通情达理就好了,他真后悔。

    他好久没有品尝到越秀煮的咖啡了,那味道,真香,世间独一无二。

    3

    季萌其实对这个家很尽心的,是江源“失去之后才觉珍贵”的心理在作祟。

    季萌去接小阳放学回家。小阳走着走着,突然指着拐角说:“阿姨,我好几次都在那里遇到奶奶呢,她还给我买糖吃。”

    拐角是一排殡葬用品店。季萌拉着小阳加快了脚步:“少瞎说,爸爸又要骂你了。”小阳居然对着后面大叫道:“奶奶,快点跟上,奶奶……”

    季萌硬着头皮向后看了眼,没有人。她扬手招了出租车,硬是把小阳塞了进去,小阳哭了:“你是大灰狼、坏妈妈……”

    七岁的孩子,是不会撒谎的,难道他真的看到了江老太?据说十二岁以下的孩子是属于阴阳两间的,可以看到成人看不到的东西,难道他看到了什么?

    季萌感到恐惧,到处都是江老太的身影,一步步向她走来:“你这个狐狸精,是你毁了这个家……”

    电话铃响了,季萌去接,一个颤抖的声音传来:救救我、救救我……

    季萌惊叫一声快速挂了电话。是江老太的声音,一点不差,甚至跟那天周围建筑工地的噪杂声、附近小贩的争吵声也是一模一样,不可能伪造。

    电话是挂了,可声音却没有停,而且越来越大,江老太垂死地叫着:“救我,救我,你这个狐狸精……”

    季萌连滚带爬地跑到门外,一头栽倒在地上,软软地再爬不起来。

    4

    季萌住院了,她受了刺激。

    江源说:“不可能的,小阳怎么会看到他奶奶?电话里求救是什么意思?”

    事实就是这样,季萌不相信别人,但相信自己的耳朵。

    江源陪在季萌身边睡着了。

    窗外黑沉沉的夜幕,外面是一片摸不着看不见的无底深渊,季萌昏睡中睁开了眼,突然,她看到窗外一个人的脑袋伸了过来,是江老太!她狰狞地对她笑着。

    季萌大叫:“小阳奶奶,小阳奶奶!在窗玻璃上……”

    江源睡眼惺忪地打开窗户:“哪里呀?”窗外是阳台,空空如也。那恐怖的老太太不见了,江源一推开阳台门,她就不见了。

    季萌坚决要出院。

    江源说:“我怎么没看到鬼?是你心里有鬼吧?”他说这话时,眼睛很专注地看着她,季萌打了个冷战,是的,她心里有鬼。

    江源先下去办出院手续了,季萌一个人乘上电梯,按下一楼,可是电梯飞快地下着,明明到了一楼,它还在迅速地往下走,停不下来。

    季萌无力地瘫软在地。电梯门突然打开了,门外站着一个人,是江老太,似笑非笑地看着季萌。她不进来,也不离开,她皱纹里浓厚的脂粉都十分清晰。

    季萌终于崩溃了!

    等季萌醒来时,她已经认不得自己是谁了,她不停地叫嚷着:“别过来,别过来!谁叫你反对我们来往,你该死!”

    一星期后,季萌失踪了,一个疯成这样的女人,出去也只有死路一条。

    5

    江源在越秀的小屋,陶醉地饮着那浓香的咖啡,好久没喝到这个味了。

    “多谢你告诉我,怀疑是季萌害死了母亲,不然我永远都不知道真相。”江源说。

    越秀说:“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啊。没有证据,咱们只好用心理战术套出真相,你用我煮的七味汤、用电话录音机、聘请长相酷似母亲的演员,我又让医院电梯工作人员修改了电梯程序,一起演出这一场场戏,终于让季萌说出了真相,可惜她疯了,不然她得负法律责任。”

    她看了看正对着一堆玩具连滚带爬的小阳:“季萌做梦也想不到,七岁的小阳会是最优秀的演员,他也会撒谎,为了这出戏,我不知排练了他多少回。”

    江源真诚地跪到前妻面前:“秀,回家吧,都是我不好。”

    6

    季萌失踪了,江源没去找她,一个害死他母亲的人,不告她就算便宜她了。他和越秀准备复婚了。

    江源翻弄着家里的旧物,到处都沾染着季萌的气息,其实他们还是有感情的。他打开季萌的皮箱,想看看有什么秘密。

    季萌的日记本上这样写道:

    江源母亲坚决反对我们来往,她骂我是狐狸精,可我知道最可怕的不是她,她只是受了越秀的蛊惑,那个外表温柔的女人实在是个厉害货色,一张嘴就能搞定一切。

    在工地附近,江源母亲抓着我的头发,打我、骂我,我不吭气,忍着,突然,老太太倒在地上,眼睛上翻,我吓坏了,她拼命挣扎:“救救我,救救我……”可我不能救她,有她在,我和江源永远没法结合。

    我跑了,眼睁睁地看着老太太在地上挣扎,她大概有心脏病,被我给气的……

    江源眼睛停在这一页上,半天无语。他打开曾经吓唬季萌用的电话录音,里面母亲在挣扎着喊:“救救我,救救我……”声音他太熟悉了,真是母亲的,可怎么可能会有现场感这样强的录音呢?

    母亲并没有心脏病,他很清楚。他知道:凶手另有其人。

    7

    七天后,企业英杰江源死了,死于心脏病发作。江源没有兄弟姐妹,小阳成了唯一的遗产继承人。

    越秀是小阳唯一的监护人,当然也监护着他的财产。

    沉闷的葬礼结束后,越秀牵着儿子的手,内心无比轻松,她想:江源,别怪我,是你逼我杀你的。

    江源喝下的越秀煮的咖啡里,早下了药。越秀是医生,她精于此道,在江源逼迫她说出母亲死亡真相,怀疑到她头上后,她不得不早早下了手。

    江老太是受了越秀的唆使,才去找季萌麻烦的,并携带了袖珍录音机,想收录季萌的话借此要挟她。可江老太做梦也没想到,越秀为了借刀杀人,嫁祸于季萌,早给她下了致使心脏病发作的慢性药。

    可惜季萌当时就跑了,录音机里,只有江老太一个人的声音,拿不到证据。季萌如愿嫁给了江源,越秀一千一万个不甘心,于是她用她的柔情蜜意、宽容大度让江源内疚,并听进她的怀疑,怀疑是季萌杀害了他母亲,为求真相,联手逼疯了季萌。

    对于一个抛弃她的男人,越秀早没了情意,唯独让她放不下的是小阳和那一大笔财产,现在她全得到了。

    越秀最大的本事,就是那张巧舌如簧的嘴,她的温柔就是降服人的咒语,江老太没逃过,江源也没逃过。

    8

    现在越秀理所当然地住进了原来的家。

    秋天雨多,没完没了地下着。越秀半夜醒来,想到厨房弄点吃的,厨房里怎么突然出现一盘番茄炒蛋,番茄炒蛋有甜味,只有江源能炒出这个怪口味。

    门口有未干的水渍,难道进来了人?明明自己住进这里时,换过锁啊?越秀不由打了个寒战。

    值夜班时,她突然看到窗外有张面孔在向她微笑,是江源,他的脸恐怖地膨胀着,然后,是江老太的脸,也在狰狞地对她笑。

    越秀惊出了冷汗,她喊,可喊声那样细弱,只有她自己能听到。一时间,医院里到处都是江源和江老太的身影,这是被她害死的两条人命啊。

    医院再不能待了,她向外逃去。她在一楼值班,跑出去不多远就是闹市,江源和江老太一直在后面跟着,越秀慌了。

    她发疯了似的跑,发疯了似的自己喊给自己听,突然,面前飞驰过一辆轿车,一声闷响,越秀倒在了血泊中,她生命中最后一刻看到了司机:季萌。

    看到越秀疯狂奔跑的路人太多了,他们都可以做证,司机季萌的罪责不会太多,以江家正牌妻子的财力,打发这点小事不成问题。

    9

    季萌回了家,可惜这已是没有男人的空宅。

    是电梯遇到的那个江老太,让她彻底明白过来。虽然那时她恐怖异常,但电梯门口的“江老太”离她太近了,季萌眼睛很敏锐,她看出了端倪,那不是真正的江老太,那么,前面所有的怪事都有猫腻了?

    季萌装了疯,再不疯,她就会被害死,她猜到是越秀合伙江源在捣鬼,她知道江源是因为怀疑是她杀了他母亲,只是她一直不愿意相信,七岁的小阳也是帮凶。

    皮箱里的日记是她故意放的,她想让江源有一天能明白事情的真相。

    后来江源死了,越秀成了这里的主人,还换了锁,可越秀不知道,换锁匠已被季萌贿赂,她手上有钥匙。

    那个江源是临时演员,只是微微胖点,扮演江老太的当然还是越秀找的那位,季萌好不容易找到了她,她是有钱就愿意干事的,于是,死去的“江老太”再一次出现在越秀窗前。

    季萌用其人之道还了其人之身,这些把戏全是越秀唆使江源用过的。越秀心里有鬼,心里有鬼的人辨别能力是很低的。

    最后,季萌故意撞死了越秀,对于一个在街上发疯地跑、乱喊乱叫的女人,警察也会认为她是自己发疯撞车的。

    越秀的喊声人们当然能听到,只是她自己认为别人听不到而已,她会给江源和江老太下药,季萌当然也会,既然她有家里的钥匙,只要趁没人潜入,下什么都可以做到。

    10

    季萌很孤独,她是爱江源的,现在的家空荡荡的,连算计她的人都没有了,只有小阳,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季萌心想:我会把你当成是自己孩子养大的。

    小阳很乖,他居然会泡茶,茶很清香,味道纯正,季萌摸摸孩子的头,想夸奖他两句,突然她感到头好沉,喉咙像灌了铅似的。茶里有毒。

    季萌瞪大了眼睛,想说:为什么?可她说不出来,身体的知觉在一点点向外抽离,鲜血从她嘴角流了下来。

    小阳吓坏了,他哭着说:“是妈妈说的,你是坏女人,你是狐狸精,你要害死我,她说她要是不在了,就让我毒死你,呜呜……”

    季萌明白了,她不怪小阳,他只是中了越秀外似柔情的咒语,江源逃不掉,江老太逃不掉,何况她才七岁的亲生儿子,越秀的咒语是能攻陷人心的。

    季萌真想对小阳说:“小阳,我不在了,你怎么办啊?”可她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廖静 稿源: 伴侣 责编: 廖映月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