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夜中迷失的欲望

http://www.ts.cn 天山网   2012年12月20日 16:44:15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1

    我没有想到和纯蕊分别10年后会再见。

    那天,我意外地在一次商务洽谈会上遇见了我的大学同学蓝澈。几年不见,他发展得不错,成了一家资产雄厚的大公司的经理。

    洽谈会结束后,蓝澈邀请我去他家吃饭叙旧。他说,你小子,我前段时间结婚时,想通知你参加婚礼,可惜没找到你,这次去我家里看看吧。

    当我看见蓝澈的妻子纯蕊时,她像朵娇艳的玫瑰,腾的一下落入我的眼睛里不由分说地芬芳起来。我那深埋在心底里的丝丝情欲又像万物逢了春雨一样在瞬间复苏萌发了。

    10年前的纯蕊,是我们那所中学的校花。喜欢她的男孩子不计其数,这其中也包括我。

    初三那年暑假,我偶然发现纯蕊的家竟然搬到了我家附近那幢豪华的复式房里,我内心忍不住一阵窃喜。

    某天我突发奇想,可不可以用一架高倍望远镜去悄悄地观察她呢?我为自己的想法欣喜若狂。

    很快我就用全部的积蓄买来一架高倍望远镜。每晚我偷偷地在我的小屋里架起了望远镜悄悄地对准纯蕊的卧室。

    一天,我竟然意外地偷窥到了纯蕊洗浴时的场面。我的大脑轰的一下一片空白,随之身体的热度像沸腾的开水一样滚烫。

    我对纯蕊的偷窥近乎于痴迷。我爱极了这个天使一样纯洁美丽的女孩。

    但初三那年中考结束以后,她就被父母送往了国外,留给我深深的遗憾。

    2

    那天在蓝澈的家里,我们都喝了很多酒。纯蕊安静地坐在一旁,像朵淡雅的百合。分别10年后,我发觉纯蕊依然令我心动。

    当晚,我喝醉了酒并留宿在蓝澈的家中。但那晚发生了一件令我回忆至深的事情,曾一度让我身体久久地热血沸腾同时又感到思维上有些困惑。

    我知道那一晚带给了我一生中最旖旎的一场梦,但它是真实发生的。

    3

    时光流逝,转眼又过去了几年。我结婚了,妻子是我公司总裁的女儿。我终于过上了梦想中的生活。

    我们结婚不久后妻子就怀孕了。

    那天我陪着妻子去医院检查,在医院里意外地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激动中我差点脱口喊出她的名字。

    她就是曾经带给我最美好记忆的纯蕊。

    此时,她领着一个美丽活泼的小女孩从儿科诊室里走出来。

    几年没见,原来蓝澈和纯蕊也有女儿了,我真替他们感到高兴。当我的视线下意识地落在女孩胖乎乎的小脸蛋上时,我突然像被雷击中了一样目瞪口呆,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随后我对纯蕊进行了一番仔细的调查。通过调查得知,纯蕊的女儿就是那晚我离开她家第二年出生的。但这又能说明什么?

    4

    我主动打电话给蓝澈,告诉他几年没见想和他叙叙旧。他同意了,邀请我去他家做客。

    几年没见,纯蕊依然那么美丽,举止文雅。和我握手问好时毫无娇羞和愧疚的神色。或许她是个擅长掩饰内心情感的人。

    当我把一堆礼物送给那个可爱的孩子紫一时,她高兴极了。看见孩子我有种特别亲密的感觉。让我感到意外的是蓝澈对孩子并不十分亲密,甚至对孩子有些冷淡,我不知道是为什么。

    后来,我和蓝澈去了酒吧。蓝澈显得有些闷闷不乐,一个劲儿地低头喝酒。我揣摩不出他的心事,只好陪着他喝酒,说些不痛不痒的闲话。

    后来他突兀的一句问话让我感到震惊,你觉得我女儿像我吗?我的心狂跳不止,稳了稳神告诉他,你的孩子不像你像谁,难道在怀疑什么吗?

    蓝澈的脸上显现出非常痛苦的神情。上个星期孩子在幼儿园里玩不慎从滑梯上摔了下来,出了很多血。送进医院后需要紧急输血。蓝澈和纯蕊都想给女儿输血,但医生经过检查后遗憾地告诉他们,孩子的血型是罕见的RH阴性,与他们的血型不符,无法输血。蓝澈当时就像被别人打了一棍子一样彻底地蒙了。血型不符,难道紫一不是他们的孩子?

    他和纯蕊大吵了一架。纯蕊指天发誓说,她绝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这点蓝澈也相信。但这阴影投射在他心里,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5

    为了进一步证实我的猜测,几天后,我又带着一堆礼物去了蓝澈的家。纯蕊眼圈红红的,显然是刚刚哭过。大概蓝澈又因为质疑女儿的身份和她发生了争吵。

    紫一胆怯地躲在妈妈身后,瞪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我。这让我的心莫名地疼了一下,孩子真可怜。那天我带着紫一去游泳,她显得兴奋异常,在水里仿若一条小鱼畅快地游着。当我的目光偶然落在紫一的大腿内侧时,一块暗红色的胎记如一道闪电猛地刺痛了我的眼。

    蓝澈和纯蕊又因为孩子血型不符的事情吵了起来,激动中蓝澈第一次动手打了纯蕊。他在愤怒中扬言,一定要去做个亲子鉴定,不会白白戴绿帽子的。纯蕊失声痛哭,她想不明白,她一直都是清白的,怎么紫一就会不是蓝澈的女儿呢?

    就在蓝澈和纯蕊吵得天翻地覆的那几天,紫一突然病了,病得很重。送到医院没几天后,头发迅速脱落,心跳微弱,很快孩子就陷入了昏迷。连医生也束手无策,怎么也查不出孩子的病因。紫一就这样像朵衰败的花一样一天天地失去水分迅速憔悴。

    仅仅一个月的时间紫一就去了。她下葬那天纯蕊哭得死去活来,抱着紫一的身体不放,那生离死别的一幕让很多人都落泪了。

    我的内心也疼痛万分,紫一,或许你真的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紫一莫名其妙的死亡让纯蕊把怀疑的目光投射到蓝澈的身上,她想,此时没有人比蓝澈更想要孩子死。因为紫一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曾经有过的耻辱。

    某天深夜,绝望中的纯蕊在蓝澈睡着的时候用刀子狠狠地扎向了他的身体。蓝澈在疼痛中惊醒,然后又拼命地呼喊,这才救了自己。

    因为蓝澈在紫一死亡的这件事上也心怀愧疚,他劝说家人撤销了对纯蕊的起诉,然后他们离婚了,蓝澈去了国外。

    此时的纯蕊由于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神智有些错乱,整天抱个布娃娃喊着是紫一。我的心像用刀子反复挫了一样特别疼。

    6

    我心疼纯蕊,背着妻子悄悄地买了一间小公寓收留了她。

    一天晚上,保姆请假了。外面雷声大作,大雨倾盆,我只好留宿在纯蕊的小公寓里。

    半夜里,我突然在睡梦中摸到一个柔软的身体,睁眼一看,竟然是纯蕊。此时她的目光有些呆滞,亦如10年前那个夜晚的她。当她鲜嫩如桃的身体碰触到我的皮肤时,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澎湃的激情,疯狂地占有了她。

    突然的一声惊雷,让纯蕊猛的惊醒,她拼命地大喊一声,死命地推开了我。我实在想不明白她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难道这不是一场你情我愿的男欢女爱吗?

    后来我从她歇斯底里愤怒的喊叫声中才终于明白,原来纯蕊是个梦游症患者。我突然明白了10年前那场旖旎的梦原来只是一场阴差阳错。

    她像头狂暴的狮子愤怒地冲向了我,拼命地捶打着我的身体。突然她的视线落在我大腿内侧那块暗红色的胎记上,她眼睛里好像冒出一团火:你就是强暴过我的那个畜生!我曾经怀疑过你,因为我意外地发现紫一的身上竟然有着你的影子。但我以为只是一种巧合,我们之间是清白的,没想到是你毁了我和紫一,她没有你这样的父亲……

    我心痛万分,扑通一声跪倒在纯蕊面前,不住地捶打着自己的脑袋,我是罪人,罪该万死!

    7

    现在我不得不说出我曾经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孽。紫一就是我的女儿。10年前在蓝澈家中的那个夜晚,心潮起伏的我过了好久才睡着。深夜,我突然感到一个女人悄悄地上了我的床,然后紧紧地抱住了我。

    我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借着皎洁的月光,我发现抱着我的人居然就是纯蕊。我抚摸着纯蕊仿佛栀子花一样美丽而诱人的胴体,热血沸腾,澎湃如潮水的欲望终于淹没了理智。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纯蕊在欢爱的过程中,一直像个失神的木偶。这让我十分困惑。

    后来蓝澈对紫一身份的怀疑,让我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我害怕有一天紫一被证实是我的女儿。那时我所有的幸福和前途都将如幻灭的泡沫一样。所以我决心除掉紫一。

    我突然想起我曾经接触过一种剧毒的化学药品,只需服用一滴,就可以在不知不觉中要了人的性命。而且服用这种化学药品连医院里的仪器都检测不出来。于是,我想方设法弄到了这种剧毒化学药品,用注射器在一瓶饮料的瓶盖侧面注射了两滴。趁着纯蕊到超市购物之际,我悄悄地把这瓶饮料放进了她的购物筐。

    随后的事情果然像我想的一样,我神不知鬼不觉地害死了可怜的紫一。

    其实悲剧远远没有结束,从我种下恶果的刹那就注定了悲剧结局。

    那晚,焦躁不安的纯蕊睡着以后,我也疲惫不堪地睡着了。突然,我被一阵剧烈的疼痛惊醒,我看见纯蕊手持带血的剪刀朝着我不住地狂笑,而我的下体有鲜血不断地涌出……

    我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8

    我离婚了。我的事情也在这个城市被传得沸沸扬扬,让我无地自容。我再也无法承受良心的谴责,去自首了。有生之年,我将一直忏悔下去,为了我那曾经罪恶的灵魂……

千千 稿源: 伴侣 责编: 廖映月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