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直抵灵魂

www.ts.cn 天山网   2013年11月19日 17:12:11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1

    其实那天我很清醒,并没有喝太多酒,但是看到梅嘉的时候,我还是觉得热血往头上涌,脑袋一片空白,醉眼欲加地迷离。

    梅嘉穿着低胸的紧身小衫,拿着拖布在拖地,身体弯成90度,两只乳不安分地跳啊跳的,让我想起街边竖起的房地产广告大招牌,上面也是这样一个低胸女人,旁白:不能再低了。

    我看着梅嘉,她穿着质感厚实的牛仔短裤,包裹住滚圆的屁股,两条长腿在眼前晃来晃去。我咽了一口唾沫,往后退,退到门边,结结巴巴地对梅嘉说,对不起,我走错门了。说着,我退回到走廊里,看看门牌号,1101。见鬼,这明明是我的家,怎么会有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在拖地?当真有田螺姑娘下凡尘,给我做饭?

    我倚在白粉墙上,点燃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顿时呛得鼻涕眼泪直流。我满口袋翻面巾纸,可是什么都没有找到。一只纤纤玉手递过来一张带着茉莉香味的暗花纸巾。不用看我也知道,一定是苏茉莉。苏茉莉喜欢用茉莉花香味的纸巾,茉莉花香味的沐浴露,茉莉花香味的香水。我曾经是那么喜欢这种香味,喜欢苏茉莉身上的茉莉花香味,喜欢得要命。可是现在,我只要一闻到茉莉的香味,就会恐惧、颤栗、甚至想吐,内心拼命地抵制。我曾经试图改变,可是一切的挣扎都是徒劳。

    苏茉莉小心翼翼地问我,怎么不进去?过道里凉,小心生病。我有些悲哀。自从出了那件事之后,苏茉莉对我,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仿佛我是一个瓷人,大声点就会碎裂。其实,我多么希望她还能像从前那样,撒娇,任性,伏在我的背上,让我背着她满屋走,夜里不防备地偷袭我。可是,一切都变了,她变得胆小,可怜,唯唯诺诺。我变得烦躁,不安,不像个男人。

    我不看苏茉莉的脸,嗫嚅着说,家里有个美女在拖地,我以为走错门了。

    苏茉莉笑了,瞎扯,那是我请的保姆,没有跟你商量,你不会怪我吧?

    2

    梅嘉的出现,让我的生活彻底乱了套,有事儿没事儿,她总在我的眼前晃悠。如果说苏茉莉是一朵小巧安静的茉莉花,梅嘉就是一朵热烈奔放的红玫瑰。

    有一次,我在书房里赶一篇约稿,梅嘉在隔壁房间里拖地,这个保姆真不怎么样,仿佛只会拖地。她做的菜实在不敢恭维,但是苏茉莉却吃得很专心、很诗意,仿佛眼前是一道法国大餐,需要慢慢地品尝和回味。

    梅嘉拖地的时候会放音乐,然后她拖地的节奏就随着音乐起伏,仿佛她怀中抱着的不是拖把,而是男人,沉醉而妩媚。我站在过道里偷偷地看她,她像有心灵感应般,慢慢地转回头,看我,嫣然一笑,两只眼睛会放电似的,看得我心神不定。她放下拖把,不好意思地说,先生在家啊?打扰你了吧?我把音乐声关小点。

    我干咳两声,掩饰地问,你喜欢跳舞是吧?梅嘉欣喜起来,是啊是啊,你怎么知道?先生也喜欢跳舞吗?

    这个自说自话的女子,不由分说,拖起我的手,在客厅里旋转起来。我挣扎着想掰她的手。怎奈,她的十指紧紧地扣在一起。她眯缝着眼睛,撮起嘴唇,一口气轻轻地吹在我的鼻子尖上,嘲笑我,你怕什么?我的额上冒出了汗,心猿意马起来。

    第一次,我对苏茉莉以外的女人心猿意马。我觉得对不起苏茉莉,我和苏茉莉四岁那年认识,二十多年了,一直不曾分开过,现在不想,将来也不想,我不能想象没有她的生活。

    3

    苏茉莉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接过她的包包,直接丢到沙发上,然后迫不及待地把她拖进卧室里,一件一件地剥她的衣服。我像一个战士一样冲上去,可是一闻到熟悉的茉莉花香,我便颓然从她的身上翻下。

    还是不行,真的不行。

    我和苏茉莉看着天花板,直挺挺地躺在床上,那点可怜的自尊被剥落之后,剩下的唯有叹息和眼泪。苏茉莉猫一样拱进我的臂弯里,长发散乱地盖住她的脸。我知道她哭了,她的哭泣那么隐忍,那么让人疼惜。

    我轻轻地抚摸她的背,她渐渐安静下来。

    是两年前吧。

    两年前,还年轻,岁月不曾苍老。我和苏茉莉去江西的一个小镇采风,回来的时候,天色已晚,我们开着一辆吉普车,在盘山路上慢慢行驶,可由于地形不熟,加上山路险峻,虽然两眼炯炯,不敢有一刻疏忽,但还是出事了。急转弯的时候,车子被甩出路面,眼看就要掉进左边的悬崖,那么娇小的苏茉莉,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不知哪来的勇气,抓住方向盘拼命向右打,结果撞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上。车撞得面目全非,苏茉莉受了重伤,当场昏迷,而我只受了轻伤。我向路边飞驰的车求救,因为是夜晚,很多司机怕遇到坏人,不肯停。我抱着苏茉莉跪在路边,那时候我想,哪怕用我的命换苏茉莉的,我也会再所不惜。

    伤好后的苏茉莉,变得安静隐忍,她的额头上留下一块疤痕,像一张嘴的形状,狰狞可怖。从不留刘海的她,去发屋剪了齐齐的刘海,贴着眉毛的形状,中间稍长,两边弯弯的。

    新发型俏皮可爱,但每次我们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她额头上那张微微张着的嘴,激情瞬间无影无踪。

    4

    昨天晚上睡前,苏茉莉说要出差,去上海一周。苏茉莉的话像一块石头,投进了平静的湖里,我一夜无眠。如果苏茉莉一走,家中只剩下我和梅嘉,梅嘉那个小妖精,眼神会转着弯地勾人,我怕我会抵挡不住,只要梅嘉摆出进攻的姿势,我不能保证能防御得住。

    我犹豫再三,轻轻地推睡在身边的苏茉莉,把梅嘉辞了吧!找那么漂亮的保姆放在身边,你不怕我吃窝边草啊?苏茉莉眼神清澈地看着我,说,我和梅嘉签了一年的合同,现在辞了她,只怕要赔她好多钱,还是等等再说吧!至于窝边草,你爱吃就吃吧!只要你行!

    苏茉莉说得很轻松,言简意赅。傻子都听得出来,她是说我床上不行,每次都败北,所以她放心地把我和一个美女关在一个屋子里。这大大地刺伤了我并不怎么坚强的自尊心,我倒真的想试试,和苏茉莉以外的女人在一起,我到底是不是真的不行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我并没有坚持把梅嘉辞掉。甚至当梅嘉用眼神撩拨我的时候,勇敢地迎了上去。那天,梅嘉又在拖地,我从她的身边经过的时候,故意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屁股,梅嘉的脸红了。我正想说点什么表达我混乱的思绪,门铃响了,收水费的大妈来了,梅嘉在她的身后冲我扮鬼脸眨眼睛,我恨恨地瞪她,她居然温柔地对我说,晚上来我屋吧!

    得此将令,理应欢欣鼓舞才是,可是我看到墙上苏茉莉的照片,自责像泛酸水一样,冒了出来,心中矛盾不已。一方面我觉得对不起苏茉莉,一方面我真的想试试,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行了。

    去梅嘉的房间找她,她居然没有开灯,而且关照我不许开灯,说她害羞。

    一挨着她的身体,我像着了火一样,只觉得干渴。不再是我熟悉的茉莉花香味,而是香奈尔5号的味道,我皱着鼻子深深地吸了两口,然后长驱直入,首战告捷。

    眼泪忍不住落下来,两年了,我第一次做回我自己。

    5

    苏茉莉出差回来,给我和梅嘉都买了礼物,我的是剃须刀,梅嘉的是香奈尔香水,就连苏茉莉身上也隐隐约约地有香奈尔的味道。

    我问,茉莉,你换了香水?苏茉莉说,可能是我给梅嘉买的那瓶香水没盖严,渗出来一些,你喜欢这种味道啊?那我也换成香奈尔?

    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我不能肯定苏茉莉换成香奈尔就能变成梅嘉。

    苏茉莉出差回来之后,我再也没有找过梅嘉。有一晚,苏茉莉她们公司有酒会,打电话说,可能回来晚些。我像得到了赦免令,洗了澡,收拾干净就摸到梅嘉的屋子里。我像一只猫一样,偷鱼偷到走顺了脚。

    那晚照旧没有开灯,梅嘉似乎刚洗了澡,头发湿漉漉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奈尔的味道。我们之间似乎已经有了默契,不用说话,只用手语就足够了。

    不知什么时候,床头柜上的灯亮了起来,散发着柔和的光。我和她纠缠在一起,我抚着她光滑的背,亲吻她的唇,当我发现她是苏茉莉而不是梅嘉的时候,想停下来,却不能够。

    停下来之后,我和苏茉莉平躺在床上。我问她,一直以来,都是你,是吗?

    苏茉莉点点头,她的泪一直顺着脸颊往下溜,我伸出手,轻轻地替她拭掉。别哭,亲爱的我们该高兴才对,不是吗?

    苏茉莉使劲地点头。

    自从车祸之后,苏茉莉清秀的的脸蛋上留下一块狰狞的疤痕,这块疤痕成了阻挡我们幸福的障碍,今天终于逾越了它,真的该高兴才是。

    苏茉莉转过身看着我,她的目光依旧清澈见底,她问我,你就不想知道梅嘉是谁吗?我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毫无悬念地说,知道,她是你请的心理医生。我从第二次的时候就知道。

    6

    女人有两种,一种是身体上的惊艳,一种是灵魂上的相依。

    当我终于穿越她的衣貌外表,抵达她香啊香的灵魂,我才真正地到达她了。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积雪草 稿源: 伴侣 责编: 廖映月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